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中焰Ⅱ(霸王愛人同人小說)風龍X火龍


冰冷的淚水從微熱的臉頰滑過,屈辱感從心底油然而生。他覺得自己好悲哀,無論如何他都跳脫不了男娼這兩個字嗎?
「風龍那個渾帳!」他跌坐了下來,無聲的痛哭著。

美麗的煙火在淚光中反射,顯得格外的耀眼,卻也十分的模糊。

那晚後,不經思索的他逃離了香港。現在想想,那時真的是太衝動了,逃得了一時逃不過永遠,他可是龍王社的核心幹部,知曉許多機密,龍王社絕不會放過他的。對於下一步,他感到一片茫然。
他幽幽嘆了口氣……但是除了逃走……他又能如何?要他待在龍王社每天面對風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火龍陷入自己的思緒中,完全沒有發覺,不遠處的陰暗處正有個男人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悄悄的,男人走遠了,如風般,不着痕跡的。

「風龍老大,您真是料事如神,跟著來實小姐果然找到了火龍。」確定走的離火龍夠遠了,男子撥了通電話向上頭報告。
「聽到了些什麼嗎?」雖然他早料到會這樣,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中還是有一把無名火在燒,那焰烈的很,就像要摧毀一切似的,下意識的,他握緊了靠在耳邊的手機。
男人將來實和火龍的對話一字不漏的像風龍報告,連火龍後來的舉動也沒忽略。

風龍微微一愣,火龍……哭了?
那晚風龍失眠了,他一直在想他對火龍和來實的感覺。
望著只有他的雙人床,上次那種空虛感又纏住了他,火龍的身影在腦海中一再的閃過,笑容也好、調皮的神情也好、黯淡的容顏也好……一切的一切,他突然有種無比強烈的渴望,他想將那個人兒緊緊的擁在懷中,尤其是現在!

他和火龍是一同長大的,他一直很喜歡火龍,他們兩個的關係一直不錯,但在來實出現後,他卻開始一再的傷害火龍,言語上的、精神上的,最後是……身體上的……

“只要一知道你的過去,來實是不可能愛妳的。”

“別說你不要,若你拒絕就給我回去做之前的『買賣』”

明知道不堪的過去是火龍心中難以平復的傷痕,他卻還是說出了那樣的話語,火龍受傷的神情在他腦中閃過,他感到無比的後悔和……憐惜。

突然,他冷冷的大笑,他什麼都想通了,答案是那樣的顯而易見,他居然想個白痴一樣從未察覺------他喜歡火龍!他在嫉妒來實!

但……不能否認的……他曾無法自拔的愛上過來實……


火龍收拾了一下簡單的行李,打算離開這工作的小屋。畢竟日本還是龍王社的勢力範圍,待在這裡還是太不安全了。
但他才一開門,就跟最不想見的人撞了個正著。
「風……風龍?」火龍瞪大了眼睛,聲音有些顫抖。
「哼!見完來實打算逃跑了是吧!」惱怒的,風龍一把抓住火龍的手。
「這可奇了,難道龍王社都沒人了?還需要風龍老大親自出動來抓人?」倔強的,火龍諷刺著他。
「這是我的私事……」
「不讓背叛者好活也不讓他死,這是你的做法……多麻煩啊!勸你還是一槍殺了我比較乾脆,你不怕我為了報復你向他幫洩漏高層機密?一槍……殺了我吧……
」火龍的眼睛是那樣平靜,像潭湖水,卻是那樣的悲傷。
「我不會……對自己的女人開槍。」
「……」火龍整個傻住了。
「那天晚上我說了……我……」
「你召妓的時候都這樣說愛不愛的嗎?風龍老大,你還真是博愛啊!」火龍冷冷的說,硬是打斷風龍的話。
「火龍,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當成男娼看待過,從來沒有!」
他掙脫風龍的手,往後退了幾步。
「你知道我的過去,你不可能會愛我的。」火龍的聲音讓人聽起來是那樣的遙遠而虛無。
他繼續後退著。
「那晚,我沒醉。」風龍突然冒出一句毫不相干的話。
「那又如何?」火龍已退到了窗邊。
「所以我……火龍!」風龍的話說到一半,無預警的,火龍敏捷的從窗子跳了出去。
「我是風龍,火龍剛剛逃走了,快追!」風龍只能拿起手機吩咐著手下快追。

跑了多久了?他也不曉得,當時他的心理只有一個念頭------逃!能離風龍越遠越好,那傢伙是瘋了不成?還是根本是在戲弄他,是呢,一定是這樣!風龍怎麼可能會……他喜歡的是來實!

就算……就算風龍是認真的,他也不可能會接受的,他愛的是來實啊!

「呼……呼……呼……」他停了下來,劇烈喘息著。
他到底該怎麼辦呢?除了龍王社的追殺,他還得面對其他想得到情報的黑幫組織,他到底該何去何從呢?

窗外的景物快速的更替著,平行的往後退去。
他就這樣漫無目的的搭上了列車,然後在某個不知名的城市下了站。夜悄悄的降臨了,慢慢的,一點一滴把最後的一抹餘暉也吞了進去,街角的燈先是一閃一閃的,然後整個亮了起來。
他坐在公共的木椅上,思考著下一步。
「先找份工作好了……」他喃喃的說。


「有消息?」
「風龍老大,日本的屬下傳來消息,火龍在大阪一間高級的酒店當服務生。」
「把最近那場交易的地點安排在那吧!」
「是。」

煙火在空中伸展、擴散,映在風龍深邃的黑瞳中。
這煙火真美,就像他的製造者般……
風龍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火龍……我要的是你!

他終於了解當時黑龍老大的心情了,也了解為何他為了愛能做到那樣的地步。

火龍當初的那句話說的沒錯。
他,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錯得離譜。真是諷刺啊,在愛的面前,他居然也變成了愚蠢的傻子。


「欸!水龍我覺得很奇怪耶,風龍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依他的做法要嗎就讓背叛者不得安寧,要不然應該會很乾脆直接殺人滅口。怎麼會支開了所有部下,一個人……」
「所以我從一開始不就說了,不是火龍對龍王社的忠誠出了問題,而是風龍和火龍之間出了問題。」
「嗄?」地龍覺得他的腦袋空空如也。
水龍溫和的笑而不語,他的笑容裡,別有意味啊……


「火龍,你給我好好聽著,這次包廂的顧客可不是一般的企業家,是大有來頭的黑道,所以你給我小心點,不要再給我鬧事、添麻煩了,知道了嗎!」
「之前那些事是因為有色老頭亂摸耶!」
「我知道,就算我拜託你,這次就算再有鹹豬手也絕對要沉住氣!」
「喔!」火龍挑了挑眉,不太情願的答應了。
「好了,進去吧!」

門才一打開,火龍就完全傻眼,剛剛才做的心理建完全崩潰----------怎麼會是風龍!而且,只有他一個人。
他非常艱難的壓下想落跑的衝動,他不想再給當初好心救他的領班惹麻煩了。他只好努力漠視風龍的存在,把端上來的東西一一擺好。而風龍則是從頭到尾盯著他看。

「坐吧。」
「我只是個服務生,不是坐檯小姐。」火龍氣的掉頭就走。
「依我的能耐,就連讓你像小姐一樣被我包出場都不是問題吧!」
「坐就坐。」火龍氣呼呼瞪著風龍,走了回來。

「就算你那個時候對我說的那些是認真的,抱歉,我對你沒有那種感情。」火龍直接了當的說。
「你還是得回去龍王社,你忘了你的身分。」
「我會回去,只要你……你……」火龍停頓了一下。
「你覺得你有能力反抗我嗎?只要我來硬的,你根本沒有選擇。」風龍整個人靠了過來抵住了火龍,那雙邪魅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他。
他其實很害怕風龍的那雙眼睛,散發一種讓他無法抗拒的氣息……
火龍別過了臉,咬著下嘴唇沉默不語。
「我的客人也差不多要來了,先下去吧。」風龍在火龍的耳邊說著,微熱的氣息襲上火龍。
火龍推開風龍,跳了起來。
「別坐無謂的抵抗,我的部下會盯著你。」
火龍聞言轉過了頭,氣憤的瞪了風龍一眼。
「還有,那些騷擾過你的人都被我解決了。」風龍推了推眼鏡。
「你……」火龍有些訝異。

「你是我的,我不允許別的人碰我的所有物。」風龍充滿霸氣的語調,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霸主,誰也無法反抗般。
火龍沒有回應他,只是重重的關上門。


“可惡!那個渾帳、卑鄙小人……誰是你的所有物,去死啦……”


火龍正要走入休息室,卻一眼望見一堆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保全人員。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來鬧事?不對,應該是針對風龍來的吧!”


「走路不長眼睛啊!」
一個閃神,他撞到了人,抬頭望了一眼來者,火龍感到事情不妙了……
「唷!這不就是龍王社的火龍嗎,我們找了你很久,不好意思,我們的老大有事情想和你聊聊!」


當風龍正納悶人怎麼還沒到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風龍老大,有兄弟看到火龍被對方的人帶走了,請下達指令。」
“可惡!”風龍在心裡低咒一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