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 Part 12. (乙X哪)

太已抱著哪吒,失神的慢慢走回了乾元的居所

對他來說,打擊實在太大

回到實驗室,太乙將哪吒放在手術台上,他靠著牆無力的滑坐了下來

手不斷的顫抖著,原本美麗的雙瞳,現在黯淡無光,雙眼無神的像是死了般,從眼裡幾乎可以感覺的到------他絕望的深淵。

怎麼也無法相信,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而且是倒在自己面前……………死在自己的懷裡……

無法接受的抱住了頭,全身也顫抖著。

無意間,太乙似乎碰到了什麼,頃刻間原本他所偎靠的牆,憑空消失,身體失去了重心,太乙險些跌倒。

顯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間宏偉的實驗室。

太乙走進了那個空間,這是一個很大的密室,有非常多的儀器,太乙情不自禁輕輕的摸著那儀器,突然有一股常熟悉的感覺湧進心頭,這裡的一切物品對他來說都是那麼的熟悉,感覺非常的真實,他甚至感覺的到,自己曾經是多麼的寶貝這些儀器。

走過這些儀器,太乙看到了一個小小的書房,書櫃上除了書,還有幾張佈滿灰塵的照片,太乙隨意的拿起其中的一張,輕輕的拭去上面的灰塵,顯現出來的是他和剛剛個怪異的男人的合照!!?

難道………他真的認識我……可是我根本不認識他啊………還是……只是有一個跟我很像的人!?

太乙繼續擦拭著剩下的照片,越看他心中的疑惑越大,剩下的最後兩張,一張是他和李靖、殷氏的合照!?樣子甚為親密,就像是親人般,另一張是……………

照片中,一位中長髮的少年身體微傾,半蹲的偎在一個比他小一些的男孩身上,兩個人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

那個少年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就像是少年時期的他,而那個男孩就跟長得跟哪吒一樣。

是巧合嘛?!!一切都是巧合嘛?!!不可能吧!

如果真的是哪吒的話,真不敢相信他會笑,原來他也曾經笑過,多麼燦爛的笑容,沒想到他居然會笑!這個笑靨………………

好多的記憶在腦海中翻滾,太乙頭痛的好厲害,一幕幕的往事像連戲劇般,快速在腦海中閃過,頭越來越痛,痛覺佔滿了他所有思緒,讓他無法思考,太乙痛的暈眩了過去。

在夢裡的一煞那,所有的疑惑煙消雲散,串聯起來的過去為太乙解出了一切,和他多年的疑惑。

是的!他是想起來了,一切的一切,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他黯淡的翦水秋瞳突然恢復了明亮

陷入絕望低落的心情豁然開朗

哪吒他……並不會死……

他只是需要修理罷了

但旋即他的心又沉了下來

他想到了他的罪過

讓哪吒如此痛苦的罪魁禍首是他

是他!是他私自創造了犯法的人造人…………

 

 

他的心像在淌血,太乙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心緒,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苦笑,他努力的告訴自己,現在沒有那個閒功夫去悲哀了,先救哪吒要緊了。

拿起十幾年未曾再碰的工具,太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喃喃的說「不知道我還行不行?」閉上眼,將這一切交給了直覺。

意外的非常順手,一點困難也沒有,但由於傷以及哪吒的原身──靈珠,救活哪吒並沒有那麼的容易,靈珠的邊緣有些微碎裂,將靈珠修復回完全正常的機率很低,太乙緊咬著牙,豆大的汗珠一滴滴從太乙白皙的螓首滑落,太乙全身香汗淋漓,都快溼透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幽幽的嘆息聲劃破了這黑暗的沉寂,放下手邊的器具,太乙感覺如釋負重,輕輕拭去臉上的汗珠,他只是靜謐的看著昏睡著的哪吒,撥去哪吒額前紊亂的赩髮,他柔聲的說「現在沒事了,只是你會睡上幾天。」太乙像是在安撫哪吒又像是在喃喃自語般。

凝視著那幾張相片,太乙掉入了那段不堪回憶的緬懷記憶……

 

 

 

 

他……同父異母的哥哥李靖----李靖,是他唯一的親人,從小他就被送到違法的科技國際組織,這個組織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黑道組織,天賦異稟的他被喻為曠世奇才,在年紀非常幼小時就已是首席的領導研究人員,創造了許多強大的武器,他的程度遠遠超越了現今的任何研究者。

呂岳,是跟他一起合作的僚友,年幼的他並不了解自己所做的實驗,對世人來說有多麼危險,他只知道好好的研發新的武器再交給組織就對了。

從他進到組織後的3個月後算起,他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投入一個被視為最可怕的黑暗實驗─────人造人的製作,他成功了!他創造了一個原體───靈珠,乙完全不知道自己用雙手犯下了多麼深的罪過,年幼無知的他根本不懂,更何況組織的人告訴他那不過是一個武器,不錯!是個武器,一個殺人娃娃,而他,居然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用他的雙手親手製造了一個悲慘的命運,就像是一般的實驗,組織拿走了那個靈珠,那時他並不在意,不過是個武器罷了!

但!3年後,在只有首領、他和呂岳的研究會上,他……霎時了解了一切,了解了自己用雙手所種下的極大罪過…………

  那日下著驟然大雨

「呂岳,這就是你的成品嗎?」

呂岳恭維的答道「是的,這是我創造出來的改造人,他的力量非常的驚人,只要我加重藥量,他的力量便可以無止盡的增大。」

太乙錯愕的看著呂岳所製造的法寶人───馬元。

經過了3年,他依然年幼,但他已早熟,他也了解自己在做的實驗是什麼了!他驚慌的看著首領,首領的嘴角勾起一抹會意的微笑

「呂岳,你的成品做的不錯,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要跟太乙獨自談談。」

呂岳出去,太乙只是目眙著首領,他冷冷的說「你騙我!!實驗前你明明告訴我那只是一個武器啊!為什麼?為什麼變成了人造的法寶人?你告訴我為什麼啊!」

首領的臉上泛起狡黠的冷笑

「你果然是全是最棒的,然來你還不知道自己創造了什麼啊!讓我來告訴你吧!」首領滑動著有輪子的椅子,來到了太乙身旁。

「呂岳果然是不如你啊!他居然到現在才完成,更何況他不過是將原有的小孩改造罷了,而你,你創造了一個生命體,一個完全的人造法寶人!!!」

太乙更加錯愕的看著首領,他顯些站不住「我………我創造的是………一個人!!!?」太乙說出的聲音因過大的驚恐而顫抖不已,聲音也走了調。

「沒錯,雖然靈珠可以自行形成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不過為了讓他的存在合法化,我已將靈珠放入女性的身體了,你想去看看那個已經懷了靈珠3年的婦女嗎?改天我帶你去看看吧!」

聽到這太乙氣的提高了音調「你怎麼可以騙我!!!!讓我創造了一個人!!!」

首領徐徐的起身,他將身子逼近了太乙,太乙本能的向後退,他邪氣的笑容另太乙害怕,那是不懷好意又十分狡黠的褻瀆笑容。其實太乙一直很怕首領,首領給的感覺很陰險,深不可測,但最令人害怕的是那雙邪氣的丹鳳眼。

太乙一退,整個身子便靠到了牆壁,他這才發覺已無路可退。

他只能不解的望著首領。

「你是唯一讓我激賞的人,我很高興我遇見了你,你的才能是從古至今無人能比的。不過你天真活潑的令人想吃了你。那種實驗沒什麼大不了,你何必這麼生氣呢?」

太乙推了他一把「你不明白的,那種實驗是完全做不得的,武器也就算了,製造一個人的後果是沒有人能夠承擔的!因為你無法理解那會對一個生命的心理造成多麼深的傷害。我怎麼可以創造出一個人呢!!」太乙陷入了無法自拔的自責中,他憤恨的想拂袖而去,卻被首領一把抓住。

「你想去哪?」

太乙憤恨的回答「我要離開這裡,我不想再做這種害人的實驗了!」

首領冷笑了一聲「你也未免太天真了吧!你走的了嗎?你手上可是握著許多最高基層的重大機密,還有我們組織武器的秘密,你認為組織的人會放你走嗎?」

他推了太乙一把,太乙退回了原來的牆,只能恨恨的著首領,首領卻只是褻瀆的笑著「你生氣的樣子真好看。忘了告訴你,你除了才能絕世,容貌也是仙資玉質的。還有,你以為被我看上的人走的掉嗎!」

太乙不禁一陣冷顫。

首領笑了笑,撩起了太乙的一縷黰色黑髮輕輕嗅著「你真香啊~~~太乙!你從未注意過自己的容貌吧!」

正當太乙想破口大罵時,一個異物強行進入了他的口中,封住了他的口,一股令人作嘔的厭惡感直衝腦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