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 Part 8. (乙X哪)

睜開眼,驚覺自己處在異處,但隨即回神。
半個月了,就像母親大人所說的,太乙他真的很好,真的真的……很好……。

太乙為自己準備的房間,看的出來主人很用心在整理,很乾淨很整潔,樸實簡單卻散發舒適的意味,看著桌曆上日期的記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很多天了,有多少天沒去河堤邊了呢﹖

太乙善意的關心,使他一點自由的時間也沒有,更不可能讓他獨自一人去哪,但太乙的舉動並沒有讓哪吒感到到厭惡,因為那代表關心和重視,並非強硬式的約束,只是哪吒是不可能開口向太乙說這事的,他幾乎整天都和太乙在一起,在太乙家就不用說,上下學也是坐太乙的車,到了學校的導師也是太乙,吃飯也是和太乙一起,只要哪吒一說要去哪,太乙必定開車全程相送,不管他坐什麼事太乙都會相伴,連哪吒熬夜讀書時太乙也徹夜不眠,殷勤的送飲料送宵夜,從第一次的會面開始,太乙便著實讓他感到溫暖,也許是母親的緣故吧﹗

也也許是自己的關係﹖他沒有和太乙有任何的衝突,因為太乙尊重他,他就尊重太乙,太乙的話哪吒雖表現冷漠,但其實卻都是有聽進去,且也有去遵守,現在他們之間的相處倒很像師徒關係了。

繼續看著桌上快讀完的書,房門忽然扣扣扣的作響。
「哪吒﹗你醒了嗎,我要進去囉﹗^^」
「你醒了啊﹗吃宵夜吧。」

哪吒沉默的注視著太乙,一會兒他開口了﹕「你……還不睡嗎﹖」
「你應該已經很累了。」
「你希望我去睡嗎﹖」哪吒默默無言,太乙笑了笑準備退出房門

哪吒突然間問 ﹕「為什麼要關心我﹖」

太乙回首報以一個微笑「因為兩個字——憐惜」


看著桌上的宵夜,哪吒充滿著疑惑,他不懂爲什麼這個男人會這樣關心自己,除了那兩個人以外,從來沒有人尊重過他,異樣、嫌惡、不屑的眼神是他最常得到的,反正自己是不被這世上所需要的,正確的來說自己不應該活在這世上,他的存在是不被認同的,但現在他只知道心在溶化,他不在乎了,反正時間也不是多長了,坦然的承認,心在動搖,太乙…和那男人好像,不管是哪方面,連興趣都一模一樣。


在客廳的太乙撥了通電話給道德。「阿乙嗎﹗有事咩^^」
「道德,我問你喔……」 「嗯﹗@@﹖」 「我怎麼都想不起以前的事呀╯╳╰」
太乙並將發生的怪事全盤說給了道德聽 「阿乙,別亂想了,醫生不是說過你記憶會容易交錯嗎﹗」
「是這樣咩﹗可是我全部都想不起來耶……醫生不是說只有一部份的記憶嗎﹖……」

「唉呀~你多心了啦﹗」

「對啦,跟哪吒相處的怎麼樣啊﹖很難搞吧﹗人家一定不鳥你 >☉<」 ←想要移開話題

「沒有耶」

 「咦﹖﹗∘☆☆∘」         

「我也覺得很奇怪,哪吒變的有點奇怪─-─R我講的話他居然會聽…不過很冷漠就是了…」                                                 

 「這樣啊﹗很好呢﹗」

「那明天見囉^0^」

「拜~拜~」
道得掛了電話,在電話中他看似平常輕鬆,但其實他早已嚇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撥了電話給玉鼎師兄。
「玉鼎師兄嗎﹗不好了啦﹗阿乙剛才居然打電話問我以前的事,而且他好像想起來一些以前的事了﹗﹗」

「你沒有說什麼吧﹖」                                                      

  「沒﹗我說他多心了,然後我扯開話題了」

「那就好,爲了小乙的安全,在我們商量好對策前先不要讓他知道以前的事﹗﹗」

 「師兄……」

「嗯﹗」

「我覺得哪吒和靈珠好像喔╯╰﹖」

「我是還沒見過他,你真這麼覺﹖」

「嗯…」 「如果是的話事情會更棘手的。」

 「我看我們快點再開一次會議,和其他師兄弟和原始老師討論吧﹗」

「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