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 Part 7. (乙X哪)

太乙開著黃巾力士1號馳騁再歸途上,他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他的心--好亂--好亂﹗﹗﹗說不出的感覺在心扉裡打轉…………


聽完殷氏說哪吒的故事,他的心中只浮現一個念頭- -那就是好心疼好心疼,哪吒的過去比他意料中的還要糟﹗
這孩子真可憐,難怪他的舉動會讓人難以理解,但,他還是有好多的謎﹗﹗﹗他就像風一般,稍縱即逝無法掌握,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始終只能感覺得到,但抓也抓不著,也許會曾經感覺到他的存在,掌握了他…
但其實他根本從來也沒停留過。
想到這,太乙的頭又隱隱作怪,太乙不禁一陣目眩,隨之他的神智開始恍惚,眼前真實的景象被更替,他忽然身處在一片黑暗之中………………黑暗中,一個年齡非常幼小的孩童面對著他,孩童乘坐姿畏縮著身體,他將頭埋在雙膝之中,頃刻之間孩童略微抬起了頭,但太乙看不清楚他,眼前的景象和孩童漸漸模糊,寒風陣陣似刀般吹來,冷的刺骨,孩童相映著月色的模糊雙頰,沒有絲毫的血色,是一片慘白﹗風越來越大,孩童在顫抖著,但他絲毫沒有離去之意。   

他好像在等一個人,一個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夜覆一夜,年覆一年,每一夜他都在,深怕錯過了哪一刻似的,夜跟黑暗好長好長,好像沒有盡頭般,恐懼、黑暗一點一滴慢慢吞食著他………………


瞬間太乙被拉回現實,他摸著頭不禁低吟著﹕「頭~好痛喔>///<」不只一次的怪事令他蹙起了眉頭,疑惑環繞著他。

 
停了車,太乙走進了那家熟悉的店裡,太乙才剛踏進一步,便瞧見年事已高的老闆灰頭土臉的直奔他而來。


太乙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黃~老伯~您怎麼~怎麼搞成這副德行……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啦﹗」好不容擠出幾句話,太乙便狂笑到不行了。


黃老闆吹鬍子瞪眼睛的目眙了太乙一眼,沒好氣的說﹕「死--阿乙﹗還敢問我哩﹗還不是你拿來的那什麼怪披風啊﹖﹗其他的還好,就那件披風一碰水水就翻攪的好厲害,才一下我的洗衣機就爆炸了,差點沒把我的店給燒了。」


太乙﹕「真~哈哈哈哈~真的嗎﹖~哇哈哈哈哈~」
黃老闆露出邪惡的奸笑說道﹕「再笑的話,今天的事我可要跟我兒子說喔﹗」 一想到黃飛虎,太乙便強忍住笑。「對不起啦~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_--」
黃老闆﹕「嚇你的啦﹌飛虎那衝脾氣,要是讓他知道又不知要給我惹什麼麻煩了-_-R小乙你啊~也老愛捉弄我這個老人家,下次可別再拿一些怪東西來就好。…上次也差點沒命說-_-||||…」
「嘿~嘿嘿[苦笑]…人家就說不是故意的了嗎…」
走出洗衣店,太乙不想再想了,頭好痛好痛……看著那件紅色披風,一幕幕的影像在他腦海中急速閃過,但抓不著,只是似隂光般流逝,漸漸的模糊,依稀的抓住一股直覺,那也只傳達給他一股熟悉的意味,在那一瞬間太乙心中浮現了一個疑惑-我的過去究竟為何﹖-他對過去一點記憶也沒有,師父和師兄弟們只告訴他,他發生過一場車禍,太乙本該喪命,但他奇蹟似的存活了,那個意外只奪去了些許記憶,大而化之的太乙也無心於這件事,開朗的他也不去在乎以前發生的事,現在他卻充滿了疑惑。


「算了~哪一天再問問阿德和阿雲好了。」


哪吒乖乖的和殷氏搭著車往學校宿舍而去,殷氏在途中一直擁抱著哪吒,哪吒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柔順的斜臥靠著殷氏,殷氏用手整理著著哪吒的赤髮,殷氏羽毛般的秀髮披在哪吒身上,哪吒覺得這種感覺很好,他覺得很溫暖也很舒服,殷氏身上那股馥郁卻淡淡的香氣,讓哪吒不自主的放鬆了,他體會到了一股很特別的感覺,很美好很美好,是-高興嗎﹖﹗他並不打算愚笨的去試圖留住,他知道那種感覺是短暫的,因為美好的時光就算只有瞬間,也是值得的。能再見到親愛的母親大人,他早已無憾了。
哪吒長期緊繃的身心,再完全的放鬆下昏昏的沉睡入夢,殷氏小心翼翼的不要去驚醒哪吒,她脫下了外套輕輕覆在哪吒身上,她和開車的管家下了車,哪吒獨自一人睡在車上,他第二次真正入夢,以往他很少闔上眼 、很少睡覺,睡,也睡的非常淺,他無時無刻不處在警覺狀態,就算在睡夢中也不例外,但這次他睡的很沉,上次唯一一次的入夢是在太乙在河堤邊
看到他那次,但那也不過是因為累積了很久很久的疲憊,再加上前天剛經過一場激烈的格鬥,不小心睡著罷了,這次卻是真正的安心入夢,殷氏的餘溫包圍著他,讓哪吒的夢很甜很甜,但﹗

很怪﹗就算沉睡他依然明瞭的知曉周遭的一切動靜,他知道縱然肉體沉睡,但本體卻還是清醒的。

也不知睡了多久呢,倏然一股巨烈的震撼驚醒了他,不是外界所發出的,而是身體所發出的訊息,哪吒痛苦的按緊右胸並劇烈的喘鳴著,豆大的汗珠自他的額頭滑落,扭曲的臉凸顯其非比尋常的巨痛,因為他對痛覺早已麻痺了,如果不是非凡的痛楚又如何能勾起他對「痛」的觸覺,但一會兒哪吒便感覺到痛楚退出,他依然平淡冷靜,只是柔柔低喃著﹕「是嗎﹗時間
在倒數了,已經要不行了嗎﹖﹗」

孤傲的澄澈雙眸如今流露出一股未曾出現的情感,茫然的凝視,他沉漠著似乎在深思,悲傷的眼神透露些許無助,靠著窗邊看著遠處熙熙攘攘的人潮,哪吒茫然的自語﹕「你到底在何方,時間不是要到了嗎﹖也許我等不到你了……」無奈的又閉起了雙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