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 Part 4. (乙X哪)

你一定覺得很奇怪﹐我為什麼不阻止我的丈夫﹐為了將礙事的我支走﹐他不惜對我下藥﹐將昏迷的我從人間鄉送到了崑崙鄉﹐並派心腹隨時隨地監視著我﹐我的行動受到阻礙﹐每日每日﹐我只能透過螢幕看著哪吒﹐看著李靖與日俱增的在哪吒幼小的心靈與身上﹐留下一次又一次的傷口﹐我不敢相信﹐和李靖相處多年﹐我竟不知他是如此恐怖的一個人﹐他對待哪吒簡直比對待狗還不如

鮮紅的鮮血是最常出現在螢幕上的﹐每次每次哪吒的身上總留著血﹐好多好多的血啊﹐我總是好害怕哪吒會失血過多

他能與李竟對抗的只剩他那一雙不服的澄澈雙瞳﹐不管李靖怎麼對付他﹐哪吒的眼神從來沒退縮過﹐永遠都是那樣的孤傲﹑永不妥協﹐而且不管面對什麼樣的毒打﹐那孩子從來沒有倒下去﹐更不曾因為痛而哼過一聲﹐沉默似乎是他的武器﹐但換來的只是更嚴重的傷害﹐李靖總會被他的沉默還有他那雙眼睛﹐激得惱羞成怒﹐但以前我不再人間鄉時﹐卻還有一個人偶爾能保護哪吒

那個人是我丈夫的唯一親人-他的弟弟﹐我丈夫的弟弟那時才十幾歲﹐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斯文男人﹐他在時總會站出來保護哪吒﹐他其實也可以算是哪吒最信任的人﹐他是哪吒的精神支柱﹐但在哪吒六歲前一年半﹐他無故失蹤了﹐一點消息也沒有﹐他不僅走了﹐他更帶走了哪吒的心﹐哪吒自受傷之餘變本加厲﹐連那最後一點希望都放棄了﹐他封閉了自
己讓自己更冷漠了﹐每當我透過電話和李靖爭吵時﹐那孩子一定幾天徹夜不在﹐我不知道他到哪了﹐我派出去的人都找不著他﹐五年前哪吒離家出走了﹐不管是李靖那或我的人全力搜索﹐竟然都找不到哪吒的人﹐他就像消失了一樣﹐杳無音訊﹐我們根本找不到他的人﹐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我不知道多年來他是怎麼生活下來的﹐我轉到他帳戶的錢﹐他一毛也沒用﹐多年來我一直在擔心害怕的日子中度過﹐我擔心那孩子是否出了意外﹐否則怎麼會一點消息也沒有﹖﹗

就算他在某一個地方又是否過了好嗎…………直到昨天﹐我接到了道德先生的電話﹐我欣喜若狂﹐沒想到還能有他的消息﹐我也十分急於與老師您見面﹐我怕要是被我丈夫知道了哪吒的消息﹐他一定會不惜一切把哪吒抓回去的﹐像我這麼一個沒用的母親實在沒臉見哪吒﹐現在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老師您的身上了…………


這時坐在一旁沉默已久的金吒開口了﹗

 
金吒﹕我和二弟有件事﹐一直不知道該不該和母親您說﹐其實之前我們有在學校聽到弟弟的傳聞﹐我們的查訪發現確實是弟弟沒錯﹐哪吒有在學校申請住宿﹐但他隔壁的室友說﹐他的東西是都在那﹐可是他只會回來洗澡﹐其他時間都不在宿舍﹐因此不管我和二弟找了多少次﹐都不曾遇見哪吒的人。
......................................................... ................................................................................................
殷氏﹕這……怎麼會這樣﹐那…那孩子到底……

太乙也深感訝異﹐他想也想不透﹐為何哪吒會有如此怪異的習慣﹐並不是沒地方住﹐卻一定要待在外頭﹐難道是怕被李靖找到嗎﹖﹗﹝…………嗯-_-‖~好像不太『尤可能』那小子會知道何為恐懼嘛﹖﹗﹗﹞

再說哪吒的行蹤非常固定﹐上午嘛…會去崑崙名校找天祥﹐下午呢…會去河堤呀﹗

就在太乙在沉思之際﹐在一旁的殷氏陷入掙扎中……



是不是該面對那孩子了呢﹗﹖這樣對他有多不公平﹐只因為我自己的無能而不敢見他﹐讓他陷入更深的孤獨…………

自從上次見面後有十年了

十年沒和那孩子見面了﹐自從那個年輕的男人走後 ﹐那孩子心中的精神支柱只剩下我一個人而已了﹐而我卻………………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必須有所行動了﹐殷氏閉上了翦水雙眸﹐讓心中所有的一切靜下來﹐她堅定的告訴自己

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不能再有所眷戀和希望了﹐李靖不可能改變了﹐這樣的關係只不過會更傷害彼此﹐還有那孩子﹐我必須面對和改變現狀…………

殷氏緩緩張開了雙眼﹐凝視著沉思中的太乙

在我做完我該完成的事後﹐希望就只能靠您了太乙老師了呢﹗不過我相信您一定可以勝任的…………

過了良久﹐殷氏提起了勇氣 看來我必須去見哪吒一面

太乙﹕嗄﹖殷夫人……

暖暖的夏日微風輕輕吹舞著﹐殷氏如羽毛般輕柔的秀髮。

剎那間太乙不禁覺得錯愕﹐嘴角邊泛著悲傷苦笑的她﹐原本看似柔弱的身心﹐在此刻﹐卻意外的堅強﹐用著非常堅定無悔的語氣說出最後的決定

現在﹐至少我的話那孩子會聽﹐我必須以一個母親的義務與立場和他談談﹐很抱歉我們的談話必須中斷﹐太乙老師您應該知道那孩子現在在哪吧﹖

太乙﹕我知道﹐他會在崑崙名校乙棟教室的屋頂。
殷氏﹕老師還有什麼想知道的或者是有什麼事嗎﹖
太乙﹕我還想慎重的和您商量一件事……
殷氏﹝散發著親和的微笑﹞﹕沒關係的老師您說吧﹗
太乙﹝吞了一口口水﹞﹕我…我…
殷氏﹕嗯…
太乙﹕我希望能收哪吒為我的弟子﹗﹗
殷氏﹕真的嘛﹗﹗
太乙﹕呃……嗯﹗
殷氏﹕那真是太好了﹗﹗
太乙﹕咦﹗﹗﹖……(☆•☆‖﹖﹖)

殷氏﹕我早想將那孩子交付給老師您的﹐但您和哪吒只是師生關係﹐實在沒理由麻煩老師您﹐沒想到老師您竟然有此意﹐當然沒問題﹐真是太好了﹐如此一來﹐不但有人能照顧哪吒﹐而且哪吒的監護權也會轉移到太乙老師那﹐這樣李靖就沒理由管哪吒了﹐而且礙於崑崙﹐他也暫時不會有舉
動。

太乙﹕這種事除非有經驗的人﹐不然算是非常特殊的事因…尤其是監護權秘密…殷夫人您怎麼知道那麼多﹐老實說由於很複雜連我也搞不清楚呢﹗
殷氏﹕因為金吒和木吒﹐都是因為這種關係而脫離李靖的掌控的。

太乙﹕對啊﹗我想起來了﹐金吒是文殊的弟子﹑金吒是普賢的弟子嘛﹗…我怎麼給忘了呢﹗難怪殷夫人會這麼清楚…

殷氏﹕由於我很清楚﹐法律上的程序就交給我吧﹗我會在李靖不知的情況下辦好的﹐對了﹗關於經費方面我一個月給您20萬吧﹗

太乙﹕不不不﹗既然是他的師父﹐我就該負責他的所有一切﹐而且要養哪吒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殷氏﹕不﹗這是應該的。

……拗不過殷氏﹐太乙最後百般不願的答應了……

殷氏﹕好啦﹗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太乙﹕嗯。
殷氏﹕那恕我先行失陪了﹗剩下的您就和金吒和木吒好好聊聊吧﹗殷氏站了起來

我相信哪吒的人生會因您而改變的……說完了這句話﹐殷氏轉過了身﹐她緩緩走向門口…………

金吒和木吒﹕需要我們陪母親您去嘛~﹖
已走到門口的殷氏停了下來﹐柔和的陽光的照在她身上﹐殷氏優雅的轉過身來﹐她的秀髮也跟著擺動﹐柔順的披在肩上﹐她露出天使般的甜美微笑

不了﹗我要和他獨自談談。

太乙會心一震~~天啊﹗這幅情景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太乙心中浮出一幕幕陌生的情景…………
一個被一堆保鑣挾持著的女人正離他緩緩而去﹐正當那女人要上車時﹐她轉身過來--這回憶和剛剛的情景樣﹗﹗﹖是殷氏﹗﹗一樣的微笑……
說﹕我走了之後﹐那孩子就拜託你了﹗小叔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