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 Part 2. (乙X哪)

天祥﹕「太乙叔叔你認識哪吒大哥嗎﹖」

太乙﹕「呃~算認識吧﹗﹖」

天祥遞給了太乙一張門票說﹕「這……這個給你,麻煩你一定要代我去看看。」
太乙﹕「這張門票是……﹖」

天祥﹕「這張門票是昨天哪吒大哥給我的,他說這是他一場比賽的入場卷,可是我一個小孩子不敢去,我想太乙叔叔你那麼關心哪吒大哥,所以……」

太乙蹲了下來摸了摸天祥的頭,微笑的說﹕「謝謝你天祥,我一定會去的,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有關哪吒的事﹖」

天祥﹕「其實我對哪吒大哥也不大清楚。一年前是我第一次遇到哪吒大哥,之後每天他都會來這裡休息,我問他為什麼一定要到這裡﹖哪吒大哥說他沒地方去,我問他他沒有家嗎﹖他說他不喜歡回去,那裡並不是他的家,哪吒大哥不會主動和我說話,但我和他講話,他會回話也時常陪我完,他總不說他家裡的,我只隱約知道他有一個很討厭他的父親,和一位很愛他的母親,還有兩位很盡責的哥哥。」

太乙﹕「這樣就已經夠多了。」

天祥﹕「太乙叔叔你也要趕快出去了﹗不然校門要關了。」

 太乙﹕「哦﹗好的。」
天祥﹕「太乙叔叔再見﹗」

太乙﹕「天祥再見﹗」
 

太乙開著黃巾力士1號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乾元路之金光洞府。

回到家太乙呆坐在沙發上,看著天祥給的門票,想到天祥說的話,太乙又陷入了沉思中,太乙的腦海中一直浮現哪吒左臂的靈珠圖案,總覺得好像從前就接觸過,對哪吒也覺得似曾相似,哪吒怎麼如此眼熟,太乙的腦中有好多模糊的記憶再翻滾,不知為何見到哪吒他的情緒會如此激動﹖太乙的心也隨著記憶的翻滾在掙扎……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一通電話驚醒了沉思中的太乙,太乙急忙接起電話﹕「唯﹗我是太乙」

 「阿乙哦,我是阿德啦﹗新弟子的事怎麼樣了咧﹖」

太乙﹕「呃~呵嗯」

道德﹕「目標是那位哩﹖」

太乙﹕「噫…我想是早上那位學生……」

道德﹕「什麼﹗﹖~阿乙﹗你確定嗎﹗﹖你是再找死嗎﹗﹖」

太乙﹕「阿德我想我確定。」﹝太乙﹕「嗚~阿德冷靜一點啦﹗」﹞

道德﹕「那…加油囉﹗阿乙。」

太乙﹕「嗯﹗」 道德﹕「就這樣了,拜拜﹗」

太乙﹕「拜拜,阿德﹗」 太乙掛了電話後,並為腦中模糊的記憶感到十分煩惱,為了放鬆情緒太乙投入了他最愛的發明,當太乙感到累而停手時,時間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太乙又開著黃巾力士一號出去,太乙一邊開著車一邊自言自語﹕「欸~早知道回來時要順便買晚餐的說。」

太乙心中想著﹕「沒辦法誰叫我那時一直在想哪吒的事,那小子簡直渾身都是謎,不知道為甚麼好想再見他喔﹗嗄﹗我再幹麼﹗﹖」

太乙停止胡思亂想,專注的開著車,由於時間已晚小吃部都已關店了,太乙只好開到了河邊一家從未來過的麵店,麵店也正要打烊,太乙不禁慶幸,再晚點可得餓肚子了‚店長是一個親切的老奶奶,為了太乙而特別延長了打烊時間,當太乙吃飽了走出店面時,看見河堤旁有人影而且還好像是哪吒﹗﹖

賣麵的老奶奶正好走出來,太乙問﹕「老奶奶河堤那人影……」

老奶奶﹕「唉~那是一個少年孩子,他每天都會來我這麵店吃晚飯,可是每晚都睡在河邊,我想要幫他,他卻老說是他喜歡這樣,少年人都不知道在想什麼,有家不回去卻……」

太乙﹕「他這樣已經多久了﹖﹗」

老奶奶﹕「八年前他還只是偶
爾這樣,五年前就開始持續到現在了。」

太乙﹕「這樣啊﹗」 太乙心想﹕「如果真的是哪吒,八年前哪吒才六歲,五年前也只有九歲,這麼小就……」

想到這太乙不自禁往河堤的方向去,太乙靜靜的往人影走去,河邊的風非常大,太乙背後的四條帶子飄得很厲害,太乙禁不住冷打了個冷顫,當太乙走到人影身邊時,他脫口而出﹕「果然是你﹗﹗」

只見哪吒沉沉的睡著,連太乙叫這麼大聲也未被驚醒,太乙心想﹕「風這麼大,這麼冷,哪吒才披著薄薄的披風就睡在這,怪不得臉色總是略微蒼白,不行,不能讓他在這兒睡-對了﹗先帶他去我家。」於是太乙將哪吒抱到了黃巾力士1號上,太乙心想﹕「本來我以為哪吒會很重,想不到抱起來那麼輕。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抱著哪吒會臉紅心跳加速咧﹖我們明明只是師生關係呀﹖﹗」

太乙開著黃巾力士1號往金光洞府的方向急速奔馳,一路上太乙仍感到心跳不斷加速,就好像隨著速度的加快一樣,好不容易終於到了金光洞府,太乙繫下安全帶回頭看了哪吒一眼,這一眼讓太乙的臉又紅得像番茄似的,太乙不禁心想﹕「哪吒的睡臉看起來好可愛喔﹗……我…」

太乙用力抓抓自己的頭髮﹕「哦﹗我在亂想些什麼啊﹗﹗我可是哪吒的老師 耶﹗我怎麼可以有那種想法呢﹗」太乙將哪吒抱到了自己的床上,坐在床邊呆望著熟睡中哪吒,他深深嘆了一口氣心想﹕「我真想搞清楚他,對他越了解就有越多同情與驚嘆。」

他望了望時鐘已經快十二點了,太乙拿起電話撥給了好友道德。這時在青峰巷紫陽洞府裡,道德才從建身房裡鍛鍊完,正剛好洗好澡就接到太乙的電話。

太乙﹕「阿德﹗」

道德﹕「阿乙啊﹗這麼晚還沒睡一定又在搞發明了呵﹗」

太乙﹕「阿德你還不是一樣咧,一定又窩在健身房囉﹗」

太乙﹕「玉鼎師兄也一定還在練劍術……」

道德﹕「啊呵呵呵~好了啦﹗大家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阿乙,有什麼事啊﹖」

太乙突然換了很嚴肅的口氣說﹕「阿德我有兩件事要和你說。」
於是太乙把下午和剛才的事都告訴了道德。

道德﹕「那…那哪吒現在人就在你加囉﹗」

 太乙﹕「是…是啊﹗怎麼了﹖」

道德半開玩笑的說﹕「哈哈哈~那阿乙你可要好好照顧他,可別對人做什麼喔﹗嘻 嘻~」

 太乙聽到了整個臉都紅了﹕「我…我哪有啊﹗我才不會這麼做,到是阿德你想對天化這樣吧﹗﹖」

道德﹕「我剛才只是在開玩笑啦﹗明天我陪你約他母親出去談談好了。」

太乙﹕「我本來就是要和你談這個。」

 太乙﹕「@#$&*……」

道德﹕「$#&*……」 ﹙道德和太乙在商量XXX計畫﹚

道德﹕「那明天再談吧﹗」

太乙﹕「晚安阿德﹗」

道德﹕「晚安阿乙﹗」

阿乙掛了電話回到了臥房,他看了熟睡中的哪吒一眼,笑著說﹕「看來我得睡客廳囉﹗祝你有個好夢。」

太乙拿了個枕頭關了燈,退出了房間,太乙一躺到沙發上就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近黎明太乙就起來了,他悄悄進去臥房看了一下,哪吒還在睡呢﹗

太乙鬆了一口氣心想﹕「好險他沒那麼早醒來,不然我的計畫就泡湯了﹗」

太乙偷偷的開著黃巾力士1號出去了,太乙到早餐店買了早餐,然後又到服飾店買了一了三套學生制服後,就又偷偷回到了家裡。﹙烏賊莎拉﹕「早餐店和服飾店怎麼這麼早就開了啊 ﹗﹖」﹞
 

當哪吒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等候在旁已久,剛吃完早餐的太乙。
﹙太乙﹕「怎麼起來得這麼早啊,我根本還沒來的即應付﹗﹗」﹞
太乙﹕「啊﹗你醒了哦,可真早。」 ﹝太乙﹕「這句是真心話,不小心說出來的!」﹞

 哪吒冷冷的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太乙﹕「這裡是我家,昨天我見你在河邊睡著了,就把你帶回來了。」

哪吒﹕「誰叫你多事,我才不要欠你人情……」哪吒話才說到一半,太乙就把按到床上,在哪吒身旁放了一套學生制服,太乙對哪吒說﹕「如果你不想欠我人情的話,就請乖乖換上學生制服。」說完太乙便退出房間把門給關好了。
不久後哪吒走了出來,他把額上的紅巾帶卸了下來,藍色的皮革手套也脫了,並換上了純樸的學生制服,也許是才十四歲稚氣未去,哪吒穿起學生制服來,本來的殺氣與寒氣被掩去,看起來相當的清秀。

﹝烏賊莎拉﹕「那是當然的囉﹗哪吒本來就很清秀﹑很可愛,只是搭配的裝扮和個性殺氣太重而以。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我個人覺得嗄﹖」﹞
 

太乙看了看哪吒,帶著滿意的微笑說﹕「早餐我放在桌上趕快去吃吧﹗」

哪吒遲疑的看著太乙,太乙依然微笑著說﹕「吃我一個早餐又不會怎麼樣﹗你怕我下毒嗎﹖」哪吒聽了就默默往客廳走去,太乙高興的想﹕「A計畫順利達成,我留住了哪吒,接著關鍵就在B計畫了,C計畫不知道阿德辦得怎
麼樣了﹖」

待哪吒走去客廳後,太乙進入了臥房把哪吒的所有衣物收入一個袋中,並趁機把他發明的一種怪機器-九龍神火罩,安置在黃巾力士一號的前座,順便把裝有哪吒衣物的帶子,放在駕駛座的隱藏抽屜,之後又 偷偷從後門溜了進去,正當他要進入客廳時,去不巧的與哪吒碰個正著
 

哪吒﹕「喂﹗我要走了哦。」

太乙暗想﹕「叮﹗哇哩怎麼辦﹖冷靜﹗要冷靜啊。哪吒力氣那麼大,又不能強迫他坐上車﹗﹖嗄﹗對了……﹙嗚~真是個好主意﹚」

太乙﹕「啊﹗當然可以啦﹗不過你過來一下,我去拿昨天你掉在車上的東西。」哪吒不疑有他,馬上跟著太乙走了,太乙鬆了一口氣心想﹕「好險﹗這家伙是個頭腦簡單的人。」
﹙太乙與哪吒走到了放著黃巾力士1號的私人大車庫﹚


太乙帶著苦笑向哪吒說﹕「啊哈~哈~哈,哪吒我東西有點多,需要找一下呢,你不如進前座,坐著等我唄﹗」 哪吒用他那冷漠的雙瞳目眙了太乙一會,太乙感到一股涼意從腳底直竄到頭頂,太乙心慌了,主意全沒了,但正當太乙要露出馬腳時,哪吒卻已打開了前座車門坐了上去,不料,哪吒才一坐上了前座就立刻被九龍神火罩放出的超透明絲線給牢牢捆住,身體和四肢都緊緊貼著座位,完全動彈不得,更糟的是以人的肉眼,是看不到九龍神火罩所放出的絲線,也就是說沒有人會知道哪吒是身不由己的坐
在那﹗﹗何況以哪吒的個性是絕不會吭聲,更不會出聲求救的。

 

﹙烏賊莎拉﹕「太乙就是打聽到哪吒的個性,才大膽的想了B計畫,太乙居然利用了這點,有點給他小過份呢﹗不過話說回來,現代版九龍神火罩用在綁架上可真方便啊﹗嘻~嘻~嘻……」﹞

 

哪吒生氣的向太乙說﹕「你在幹什麼﹖﹗快放開我﹗﹗」

太乙坐上了駕駛座,他很不好意思的向哪吒說﹕「哪吒﹗很抱歉,我不能放開你,今天你必須和我去上課﹗﹗」
哪吒默默無言,臉上稀有的怒氣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又是毫無表情的冷漠,其實,太乙……已夠特別了…他不知已有多長的時間,是如此冷淡的度過,今天的憤怒也不知有多久沒出現了﹗太乙卻燃起並看到了他那稀有的表情……
 

黃巾力士緩緩駛到了大馬路上,但卻突然停了下來,太乙下了車,哪吒並不知道太乙要做什麼﹖因為他的雙眸一直凝視著遠方那一片,被愁雲所包圍的暗淡山水,不久,太乙回到了車上,他發覺到哪吒的舉動,他也發覺到哪吒凝視著遠處雙眸的深處,閃過一絲的悲哀與孤獨,但,那一絲的真情卻一閃而過,澄澈烏黑的雙瞳又恢復成冷峻,雖然太乙不了解哪吒,但每當他看著哪吒之時,他對哪吒的憐愛就多了一絲,當哪吒回過神來時,正好和太乙的視線對個正著,哪吒嚇了一跳,太乙則是仍微笑的看著哪吒,哪吒發窘別過頭去假裝生氣的說﹕「等我自由了之後,我一定要殺了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