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我可以相信你嘛?Part 1. (乙X哪)

在崑崙鄉裡的學生放暑假了,鄉裡唯一的學校崑崙名校」,舉辦了一個暑期夏令營,招收崑崙五專部的學生做暑期進修,地點設在崑崙名校附屬公園裡

這個進修班共有十二個班,分別是由崑崙五專部十二位最優秀的老師帶領,鏡頭轉進由太乙負責的二班,太乙正在點名,當點名快結束時,太乙卻赫然發現少了一名學生,在上課中心裡老惦記著這事

時間很快的溜到了下課,教室裡只剩下獨坐在教師位置沉思的太乙,突然有一個人碰了太乙的肩膀說﹕「嘿﹗阿乙你在想什麼﹖」太乙回過頭來,原來是好友玉鼎和道德,太乙笑了笑說︰「 沒什麼,只是一些小事罷了。」

道德遞給太乙一個便當說︰「走走走,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吧﹗ 」

太乙︰「 好啊﹗」  三人一同走出了教室,來到了公園中央的草地上。

道德︰「欸~你們找到新弟子了嗎﹖我已經找到一個很中意又很可愛的呢﹗ 」 道德露出一副滿足樣,玉鼎睨了道德一眼,很感興趣的問︰「 耶~﹗阿德中意的學生,會是怎麼樣的學生哩﹗﹖」  

道德感動流淚的說︰「 他是一個功課中等﹑性情爽朗﹑個性勇往直前的好學生,非常適合當運動家的料,不管是各方面都符合我的理想。」 玉鼎不禁暗自心想︰「 果然是適合當運動家的學生,不過阿德也太誇張了吧﹗有必要感動成這個樣子嗎﹖」﹙玉鼎頭上冒出三條線並苦笑﹚

玉鼎又問︰「 吶,叫什麼名子﹖」  道德︰「 性黃,叫天化。」 玉鼎︰「喔﹗喔﹗你的眼光真不賴嗎﹗是崑崙社區大望族黃家黃飛虎教官的兒子喲。」玉鼎說完自覺一道視線射過來,倍感寒氣。

道德︰「 那玉鼎師兄你又找到了什麼樣的弟子啊﹖…………」玉鼎︰「呃~哈哈,我找到的他呢﹗是個彬彬有禮的資優生,不僅如此人緣又好,臉蛋又很帥……」﹙※玉鼎剩下要說的是-尤其是那雙深紫的眼瞳,實在是太漂亮了﹗﹚道德︰「說了半天到底是誰哩﹖」  玉鼎︰「他性楊,單名戩。」  

道德︰「我還以為是何方神聖,原來是今年高三的年級總排行狀元,人稱天才的楊戩同學啊﹗而且身分還是隔壁鄉鄉長通天教主的獨子﹗…唉喲不愧是玉鼎師兄…」

玉鼎︰「咦﹗阿德,你有沒有發覺好像從剛才到現在,都是我們倆在聊,阿乙怎麼都沒吭聲﹖」  

道德︰「對哦﹗平常都是阿乙最多話的說﹗」 

玉鼎和道德的視線都往太乙望去,太乙正失神的吃著便當。 道德︰「噯﹗噯﹗阿乙﹗」 太乙﹕「啊﹗抱歉,抱歉,你們聊到什麼地方了﹖…哈哈我沒在聽…」  玉鼎﹕「阿乙你怎麼心不在焉的啊﹖發生了什麼事嗎﹖」 

太乙﹕「我負責的班級有一位學生,未請假卻缺席。…人家好在意喔﹗…」  

玉鼎﹕「阿乙你別太在意,你帶的班是才要升二年級的班級,會有壞學生是理所當然的,我想應該是壞學生自己翹課吧﹗﹖」 

道德﹕「如果是壞學生的話應該不是來進修班而是……」  太乙﹕「你們不用在那裡猜了,其實我已經調查過那個學生了。」

玉鼎﹕「那你也說來聽聽,我們也好幫你呀﹗」  道德﹕「嗯~對啊﹗」  太乙﹕「他叫哪吒,是陳塘國際聯合商貿公司總裁李靖的么子,功課很好,是今年一年級年級總排行的第一名,由於六歲提早就讀小一,一年後又跳級讀四年級,因此雖然要高二了年齡才滿十四歲,個性冷漠,極少與同學打交道,更是不曾主動與人交談,聽同班同學的傳聞說他善於格鬥。」 

玉鼎﹕「真是一個問題資優生啊﹗阿乙,不如等明天在看看情況,羿日他如果還是未請假而缺席的話……那我們再聯絡他的家長吧﹗」 

太乙﹕「嗯~這是個好主意﹗」

太乙﹕「嗄﹗對了,阿德你們剛剛在談什麼新弟子啊﹗﹖」

道德﹕「咦﹗阿乙你不知道嗎﹖」

太乙﹕「什麼﹖」

玉鼎﹕「原始天尊老師要我們每人收一名新弟子。」 

道德﹕「而且如果他不滿意的話……」

玉鼎﹕「那就是逐出師門﹗」     

太乙﹕「啊~~什麼﹗﹖」

玉鼎﹕「這麼說的話,阿乙你……」

道德﹕「根本就還沒找好弟子囉﹖」 

太乙﹕「那……那怎麼樣才算讓原始天尊老師滿意咧﹖」 

玉鼎﹕「好像是在暑假結束前一天 ,會舉行測驗,測驗題目是依學生特質而定。」     

太乙﹕「哎~我突然覺得好沉重喔﹗」  

道德﹕「我看阿乙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好了。」  

玉鼎﹕「我想也是,開車小心一點﹗」 

太乙﹕「嗯﹗我知道了,拜拜~~﹙無精打采樣﹚」 

道德和玉鼎﹕「拜拜﹗」

   太乙開著自己新改裝的黃巾力士1號,經過崑崙名校時,太乙卻發現有一名少年,竟躺在崑崙名校乙棟教室的屋頂上,於是太乙把方向一轉,將車子開進了崑崙名校,當太乙將車子停好下車時,卻剛好遇見了熟悉的黃飛虎教官。 

黃飛虎﹕「嗄﹗太乙你怎麼會來學校哩﹖」

太乙﹕「呃哈哈哈哈﹗沒……沒什麼」 

黃飛虎﹕「是嗎﹖很可疑喔﹗」  

太乙﹕「我只是來拿東西而以呀﹗」 

黃飛虎﹕「真的嗎﹖」 太乙﹕「是呀﹗」

黃飛虎﹕「算了,不過你可要快點,要是晚上被關在學校,我可不管喔﹗哈 哈 哈 哈 哈~」黃教官大笑著離開。

 ﹙太乙頭上冒出三條線心想﹕「他到底是來幹麼的啊﹖」﹚

    太乙在黃教官離去後,快步來到了乙棟教室,正當他要爬上梯子時,一個可愛的孩童拉了拉他的褲角。

太乙﹕「耶﹗你不是天祥嗎﹖」

 天祥﹕「太乙叔叔,請你不要上去吵大哥哥好嗎﹖」

太乙﹕「天祥你認識他嗎﹖」

天祥﹕「嗯﹗」 

太乙﹕「那你知道他為什麼躺在上面嗎﹖」

天祥﹕「那是因為他累了在休息呀﹗」

太乙﹕「這我知道,他怎麼不回家去休息咧﹖」 

天祥﹕「大哥哥他並不喜歡回家。」

太乙﹕「嗄﹖」 

「你是誰,在這邊做什麼﹖」

從樓梯上跳下一位少年,少年用很冷冰的口吻質問著太乙,從少年冷峻的眼神中射出的冷色光線,加上少年冷冰的口氣讓太乙感到很不舒服,甚而感到一點畏懼。 「我在問你你是誰,在這邊做什麼你沒聽到嗎﹖」少年的問法因該是不耐煩了,但他的口氣卻依然十分冷冰,他說話的口氣沒有半點感情。

太乙不禁心想﹕「這小子真恐怖,就跟鬼一樣冷冰冰的,不過你在這裡做什麼,這句話因該是我要問的吧﹗到反過來問我了。」

太乙﹕「我……我在和天祥講話啊﹗」攝於少年的氣魄,太乙的話變得結結巴巴。﹝太乙﹕「我在怕什麼﹖只不過是個少年,嗚~沒路用」﹞

少年﹕「天祥你認識他嗎﹖」  天祥﹕「嗯﹗大叔叔是太乙老師。」

太乙趁他倆在講話時好好觀察了這位少年,少年的頭髮是亮麗而少見的鮮紅色,額頭上繫了一條紅巾帶,巾尾很長近乎碰地,少年的眼睛是澄澈的深黑,目光十分犀利,冷峻的兩瞳中散發出一股不服輸傲氣,略為蒼白的臉頰兩旁有兩條淡淡天藍色的班條,身穿潔白的汗衫和鬆鬆的長褲,披著深紅的大披風﹙渾天凌改造版﹖﹗﹚兩手都帶著深藍的皮革手套,鞋子也是深藍色的,最引人注目的是少年的右臂上刺了一個道教的圖案﹙靈珠子的圖案﹚但一半是紫色的。

﹙烏賊莎拉﹕「描述到這想必大家都一定知道這少年是誰了吧﹗」﹚

天祥﹕「啊﹗哪吒大哥你快點回去吧﹗再晚校門就要關了。」

少年﹕「嗯﹗那我走了。」少年說完蹲了下來,在鞋子下方按了一下,只見深藍的鞋下多了灰色的輪子﹙哈哈~風火輪現代版﹗﹖﹚

 太乙﹕「等一下,你就是哪吒嗎﹖」少年並不理會太乙,自顧自的快速往校門溜去。

太乙﹕「可惡啊﹗你給我站住,我告訴你喔,你明天再不去進修班的話,我就連絡你家長哦﹗」但少年早已不見蹤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