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跨界の戀曲Ⅳ 道X天

 

從那天起天化便很少看到道德回來宿舍了,就算他回來了,兩人也都很冷漠,沒有交談。
天化並沒有察覺他和道德之間的轉變,他還沉浸在喪友之痛中,雖然……他並不愛嬋玉,但畢竟他們還是一起長大的啊!縱然沒有兒女之間的情愛,卻不能說沒有相處多年的純真友誼,他對嬋玉還是有感覺的,那感覺是朋友之間的情感。

 

又過了一些時日,道德幾乎不回來了,天化終於察覺到不對勁,但他找不到道德,也聯絡不到他,可能是他在忙什麼事吧?天化這麼告訴自己。

 


但等待的時間是最難熬的,一分鐘也像過了一年般那樣長久,那心理的折磨是無止盡的倍數,磨的人痛苦不堪,他靜靜的等著,但“他”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

 

 

 

 

 

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這兒,唯一能聯想到的地方也只有這裡了,多麼希望能看到那熟悉的背影,天化望著屋子東探西探的,卻還是一無所獲,他失望著落寞的情感又不爭氣的湧了上來,正當他要轉身離去時,一道輕柔的聲音卻叫住了天化「你不想從我這邊得到些線索嗎?既然你都來了……怎麼不問問呢?」
門不知何時已悄悄的打開了
是那個人!!天化提高了警覺性,他一向不喜歡這個人,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道德從小就和這個人很要好,摻雜的是些許的忌妒吧?天化無法對他沒有敵意,在天化的眼裡,眼前的這個人危險的很,簡直可以說是實力強大的情敵……

 

太乙笑了笑,向天化招了招手「居然把我當成情敵了,進來吧!我告訴你一些事,你應該會蠻高興看到我家的某人。」


天化有些訝異,這個人居然看的出他在想什麼。猶豫了一下,某人?難道是道德嗎?想到這天化的心情又更加低落。


「不是道德啦!你不進來真的會後悔唷!我真的有些事要跟你說,你不想知道為什麼道德不見了嗎?」


“怎麼辦……要進去嗎?我實在不想進去啊!可是……不進去的話,就不知道教練人在哪裡了啦!唉~啊!!我到底該怎麼辦?!”
天化又猶豫了一會,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終究還是踏進了那道門檻,反正太乙又不可能吃了他。

 

太乙和他面對面坐著,給了他一杯茶,天化東張西望的,迫不及待要知道那個某人到底是誰!


太乙又笑了笑,他將食指輕輕放在唇上「噓!」旋即又把手比向了客廳的沙發,一隻貓安詳的睡在那,是那隻怪貓!!
天化訝異的神情全寫在臉上────是哪吒,哪吒怎麼會在這個人的家裡啊?


咦!等一下難道他就是太乙啊!


由於不喜歡太乙的緣故,天化並沒有刻意去記他的名子,才不知道眼前的人原來就是太乙。


「我……我怎麼會高興見到一隻不認識的貓啊!」在還沒搞清楚事情的狀況以前,天化決定還是先否認。
「我什麼都知道。」
「嗄?」
「關於你們的一切我都知道。你也是一隻貓啊!那隻闖進道德童年的貓。」
天化獃住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應付眼前發生的事,為什麼太乙會知道?他是真的知道還是在開玩笑?
「道德他………真的很愛………很愛他童年的那隻貓」太乙稚氣的臉顯現著認真的神情。

天化僵住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也一樣愛他不是嗎!愛到情願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幻化成人樣來接近他。」

「為什麼你會知道?」好不容易,天化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當然是…………」太乙沒有繼續講下去,他喝了口茶,調皮的賣了個關子
「當然是什麼?」
「當然是哪吒告訴我的啊!不然我怎麼會知道。呵………」太乙笑了出聲
「他的個性根本就不適合當人家的寵物,一點也不合適,根本就是一隻典型的貓,高貴又孤傲,氣質也很吸引人。要不是是當初我不小心在路上,聽到他在和你說話,他根本不可能做我的寵物。我跟他交換的條件是,我不說出去,不過他得做我的寵物。他不是那種喜歡閒話家常的人,當然是要我幫一些忙,才會把你們的事情告訴我。」


「喔!原來………可是看不出來你會喜歡養貓耶?」天化納悶的看著太乙,實在不覺得和藹可親又活潑的人,會喜歡養像哪吒那孤傲的貓。

 

太乙的笑容又擴大了「我的確是不喜歡貓,大部分的貓都太孤傲了,跟我的個性不太合,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哪吒的氣質對我就是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我從來都不知道有會講話的貓,真是太有趣了。嗯……不過那好像只有對我,對其他人來說,哪吒好像蠻恐怖的。」


「那………教練到底怎麼了」天化怯怯的問著回歸了正題,卻不難聽出那份小心翼翼中含著的是敵意,不過比其之前淡的許多。

 

 

「其實,我跟道德真的沒有什麼,我們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你好像把我當成敵人了。」太乙攤開了手,轉了個話題,沒有回答天化的問題。

「真的嗎?」天化像一隻小貓一般,趴在太乙前面的桌子上,興奮地問著,完全將剛剛的敵意拋在腦後。

 

 

 

 

“真的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呢!難怪道德那麼喜歡他………哪像我們家那個任性的哪吒”太乙將視線投向沉睡中的怪貓,無奈的嘆了口氣。

“不過我和道德的喜歡並不太一樣,他對天化已經是愛情了,對我而言,哪吒就像是我的孩子一般,有的只是對孩子間的憐愛和寵溺,卻不是那跨線的情感,跨越那界線的情感………這樣真的好嗎?。”


又看了眼前可愛的天化一眼,太乙實在覺得這樣的情感會把天化傷的很深。該繼續幫下去嗎?又在心中嘆了口氣,雖然有點捨不得,但也罷,畢竟這是天化他自己的決定啊!自己這個旁人也只有幫忙的份。思路一轉,太乙回到了天化的問題

「是啊!而且………我已經有喜歡人了。」太乙聳了聳肩,不太願意的說了出口
「原來啊………」天化對太乙已經完全沒有敵意了
「你都沒有察覺到你和道德出了什麼問題嗎?你們有吵架嗎?」
「沒有啊!我們沒有吵架啊」天化黯淡的說著,他實在不知道教練到底怎麼了。
突然腦中閃過了一個問題,天化不經意的問了出口
「太乙……你覺得教練有可能喜歡上我嗎?我是一隻貓啊!!」
「他一直都很喜歡他童年的那隻貓啊!就算你便成人型,其實他還是感覺得出來你就像是那隻貓,不過………你們這次的問題很嚴重。」
「到底是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事他很生氣嗎?」

「嗯………」太乙猶豫著,不過他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是嬋玉…………她設計了你,道德進門剛好看到了,那樣的畫面要不讓人誤會都難!」
天化到抽了一口氣,就像霹靂轟頂一樣,完完全全呆住了,好一會腦袋都像當了機無法運轉。
「教練他…………他看到了!!」
「嗯」
「我……………我該怎麼辦?!」
「你該和他談清楚的,換個較度想,他就是太愛你才會那麼傷心。」
「太乙,你知道教練在哪裡對不對!!」
「我是知道…………」

 

 

 

看著天化急忙離去的身影,太乙有些感傷,不正常的情感是註定要遍體鱗傷的嗎?他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卻又不禁擔心起天化
「可憐的孩子」看著那即將消失的一點,他喃喃的說…………………

 


天化在一間Pub找到了道德,天化並沒有靠近道德,只是靜靜的遠觀著他。
道德一直喝著酒,他的身邊圍繞著許多年輕貌美的女子,不停的想往道德身上靠過去,看著看著天化不禁怒火焚身,看著那些不規矩的手,一直往道德的身上摸去,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一肚子的火。

但是天化又立刻想到,自己又憑什麼忌妒呢?他又不是道德的誰……縱然太乙是這樣說的,但那所謂的喜歡,還是有分的,也許那並不是愛情的愛。天化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籠上了一層哀傷,有些淚光在他水汪汪的大眼裡打轉,他覺得那炫耀的七彩霓虹燈,突然變得模糊了起來,光線散了開來,無止盡的延伸成了放射狀,更加的耀眼和絢麗,但伴隨著的是低落的心。
 

道德不經意的一瞥,不看到還好,看到了越氣,怎麼,得了便宜還賣乖,他來這是幹什麼來著,有女人了還敢來這種場所啊?亨!是來訕笑自做多情的我嗎?
不知道為什麼,道德明明就知道事實不是這樣,心底卻總是會泛起這種酸酸的念頭,酸 的令人無法自拔,也令人心碎……………道德又灌了一大杯酒不想再去想。
道德身旁的女人們,也發現了天化,他們好奇的向天化靠去,對她們來說,天化是稚氣了點,卻也是一個上等的目標物。
一個最為妖艷、最有成熟嫵媚感的金髮美女,坐在道德的身上,一雙勾人的秋瞳,斜睨著天化直瞧,她斜靠在道德懷裡,一邊撫著道德,一邊用著她過分悅耳的吳濃軟語說著:「好可愛的小弟弟唷!可惜………太稚氣了點,不過只要再幾年,再過個幾年也會變成萬人迷的!
道德,你認識他嗎?他好像是來找你的唷!從剛剛就一直在那邊看著你了。」

道德有點楞住了,他不明白她是何用意,但憤怒淹蓋了他的思想,他順手摟住了金髮美女的,一眼也不看天化冷冷的一字一句道「不˙認˙識。………………別管他,陪我喝一杯吧!今天你陪我一晚如何?」

一旁的女子們不禁一陣惋惜,上好的獵物落入了別人的口中,卻又不肯失望的向另一個目標物───天化進攻。
天化僅是失神的佇立著,教練他…………一陣熱淚盈框,倔將的天化轉過了頭奔離了這個傷心地。

☆~~☆~~☆~~☆~~☆~~☆~~☆~~☆~~☆~~☆~~☆~~☆~


那位金髮女子和道德並肩走在沉寂的街道上。「真的要讓我陪一晚嗎?可不能後悔唷!你可真是變了,你一向不如此隨便的。」
「是。我沒變,如果妳不是我認識的人,根本不可能。」道德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妳到底有什麼企圖?」
她輕輕掙脫了道德的大手,邪魅的笑著「我…………沒什麼。你是我沒嚐過的類型,呵呵呵呵………你的功夫一定會比我那個文人丈夫好。」那放大的瞳孔像是找到獵物的狐狸般狡黠,卻又不失她那傾城的絕色。
道德沒說什麼,雖然他之前一向不喜歡這個高深莫測的狐女,但今晚,他只想要有人陪,是幼稚的為了證明自己不是沒人要嗎?也許吧………


道德回來了,天化嚇了一跳,他還以為道德今晚不可能回來了,不!還有那個妖艷的女子。
他們無視於天化的存在,故自親親我我的走到了道德的房間,從進門到房間道德根本沒看天化一眼,就像他根本不存在…………………然後過了不久,就是那放浪的聲音。
「道德……不要………有人在呢…………嗯……」
「沒關係」


天化捂起了耳,他聽到了一聲像是玻璃碎掉的聲音,他默默的出了門,他房間裡的衣物東西瞬間化為一陣幻淡的藍色煙霧,消失的無影無蹤。

 

越是繁華的都市,夜景越是漂亮,但,更容易讓心碎之人迷失。
「已經…………………沒有必要了吧!………………已經…………結束了。」天化喃喃的說著,走到了公園的一隅,他在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來,天也下起了雨,天化都快分不清,滴在手上的是淚水還是雨水。

 

 

一支雨傘,撐在了天化的頭頂,一隻手拍了拍天化的肩膀,一道熟悉的冷漠聲音響起「天化,你還好吧?」天化抬起了頭,望著眼前這個熟悉的人兒,在也無法自拔的哭的更慘,他倒在來人的懷裡,抽噎著斷斷續續的說「我………我………嗚………」
話才一啟齒天化卻傷心的無法繼續說完,只能無法控制的哭著。他知道沒有必要了……………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在他以為他什麼都沒有了時候,至少還有這麼一個人在關心著他。

 

 

來人只是靜靜的讓天化的淚水浸濕了他的衣裳,他用手抱緊了天化,另一手輕巧的輕撫天化的背,他有著一頭的亮麗的赩髮,祈寒卻英俊的臉龐,冷漠散發懾人寒光的澄澈黑瞳,全身上下散發著異於常人的特殊氣質,臉上有著奇異的藍色斑紋。

他低頭看了抽泣的天化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那澄澈的黑瞳過那麼一絲憤怒與無奈。
「你打算放棄了嗎?想回去了家鄉嗎?如果是的話,我陪你吧」冷冷的聲音這麼說著,他已經盡他的努力在安慰人了,當然他也知道自己還是別開口的好,自己的言語太寒冷也太殘酷了。還是太乙比較會安慰人………他靜靜這樣想著。

☆~~☆~~☆~~☆~~☆~~☆~~☆~~☆~~☆~~☆~~☆~~☆~

 

天化消失了,一點點蹤跡也沒留下,讓人覺得他是否根本沒出現過,沒錯…………其實他根本不曾存在過。

道德沉湎於酒店中,論如何的糜爛都無法掩去那一絲一毫的失落感,那空虛像是無底的黑洞越來越大,佔據了他的整個心房,他快要被那樣的感覺給壓的喘不過氣來,因為他也知道天化是被他給逼走的。

看著頹廢的道德,太乙真的快要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搶過道德的酒瓶
「你醒醒吧你~~~道˙德!!我知道你在空虛什麼,為什麼你不願去承認呢?為什麼要去臆測那件事的事實,你什麼時變成這麼懦弱,喜歡就去追啊!你知道天化不見了吧,你知道嗎?你耿耿於懷的那件事根本只是一個誤會,天化是被設計的,那叫仙人跳你懂不懂啊?你自己又不是沒被設計過,而且你走後那個女孩就從你那個房間跳樓身亡了。」
道德吃了一驚,他的酒頓時醒了一半。
「天化根本不是人啊!他是那隻貓啊!他變成人是有代價的,隨著人化的時間一天天過去,他的生命也會一天天的枯竭!!」
道德愣住了,太乙話說完了氣憤的揮袖而去。

踏過大大小小的街道,看不見那熟悉的身影,當太乙一點破他時,他才知道後悔也來不及了,有些東西一但放手了、失去了,就在也掌握不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