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夷族傳奇-東夷公主遠嫁記(正常向)

序幕—————

歷史悠久的古老中國,經歷了多多少少的民族融合,在戰爭、傷亡、和平、聯盟……等等的事件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風霜

傳說的時代起,華夏就與四方的外族有所交流,五帝之一的之間的關係,也說明著民族之間的融洽

 

華夏族的四方散落著四大外族東夷南蠻西戎北狄便是東夷人,最後他不但娶了兩位華夏公主,更接管了華夏族的帝位。

 夷族,並非弱族……傳說中射下太陽的后羿,便是夷族的勇士,他不但射下太陽,更曾經射傷黃河之神並佔有他的妻子[洛水之神],這代表著夷族勢力到達中原地區的黃河洛水夷族做的器具之精美程度,並不輸給華夏族。

…………………………………………………………………

現在的朝代是——

  東夷族所居住的地區,現在也是一片風光明媚、百花盛開、百鳥爭鳴的情景,生氣充滿著整個大地,一切被新春的喜悅包圍著。

但看著眼前這片美好世界的少女,非但沒有一點的喜氣,反而散發著哀傷的意味,這妙齡少女正值豆蔻年華,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典雅大方的高貴氣息,還有一股淡淡的芬芳香氣,她有著膚如凝脂的雪白肌膚,修長的四肢和美麗的胴體,纖細的柔弱身軀看似弱不禁風,一張驚為天人的臉蛋和一雙水汪汪的翦水秋瞳,還有一頭烏黑如羽毛般輕盈的秀髮,她穿著樸素給人感覺端莊賢淑,但臉蛋卻散發著開朗和活潑。

她坐在柔軟的草地上,她的眼神中透露著她的恐懼,還有對自己未來的茫然,她似乎在想事情,她的眼神轉變為無限無奈,她喃喃的說著﹕「就是……今天了…………」

她的聲音很悅耳,就像銀鈴般的清脆

 

「公主﹗您在嗎﹗」     「 公主殿下﹗」     「殷氏公主﹗您在哪﹖」     「公主殿下請快出來吧﹗」

 一群奴婢和一個高大的武將呼喊著,在找他們口中的公主殿下,他們看到了少女便飛快的向她奔去。

那位少女看到了那群人,她不禁愣了一下,但那群人已經跑到了她眼前

「公主,終於找到您了﹗請您隨我們回府吧﹗」

原來這位少女就是東夷族的公主也是東夷有名的絕世美女——殷氏﹗

殷氏轉向那位高大的武將  「風林,時間……到了﹖」

那位名叫風林的高大武將很不忍的點了點頭,回答道﹕「嗯……如果再不準備的話會來不及的。殷氏公主﹗」

殷氏﹕「那……我們趕快回去吧﹗」

 在歸途的路上,風林發現他敬重的公主殿下在顫抖著

風林輕輕喚了一聲﹕「公主﹖﹗」

殷氏顫抖著聲音回答﹕「風林,如果我說我不害怕那是騙人的,其實我好害怕喔﹗」

風林﹕「公主…………」

殷氏﹕「雖然我是為了整個東夷族,但是我還是很害怕。」

風林默默的看著他的主人,他是東夷的勇士也是族長最寵愛的女兒的保鑣,他自從金鰲修練回來後便一直跟在殷氏的身邊,對他而言雖然殷氏公主是女子,但卻是他最尊敬的人,尤其是這次的事情,在眾公主都期盼不要是自己時,殷氏卻勇敢的站了出來,為了族人的未來,犧牲了自己,派來的使者,看到是最得寵的絕世美女公主殷氏,便高興的回去報捷了。殷氏公主的決定讓他和族人都很心疼,她不管是身體或心靈都很柔弱,但卻強裝堅強的承擔了一切,跟在公主身邊多年他很了解公主,他知道殷氏脆弱的身心根本承受不了這一切,自從那天起殷氏便飽受心理的折磨。

風林﹕「公主,別怕風林會跟在您身邊保護您的的。」

殷氏抬起了頭訝異的看著風林

風林了解殷氏為何會如此訝異,沉默了一會,他緩緩的說﹕「屬下一直還沒跟公主您說,我…我也是要被送去的人。」

「爲什麼﹖﹗」

「因為使者要求的也包括了希望得到一位精英。而且我也算是陪嫁的﹗」

…………」殷氏默默無言她那雙水汪汪的翦水秋瞳擔憂的看著風林,她開口了﹕「你會不會有事﹖不會被當成人質吧﹖」     「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直在收集各國的人才﹖」     風林微笑的說「不會的,我不會有事的。的國君和大臣都很賢明,他們國家唯才是用,因此才會收集各國的人才,我會被分發到太師的麾下,我很期待能目睹名震四方的太師—聞仲的真面貌」

風林﹕「您別害怕,沒有人敢對您怎樣的,的人還不至於敢欺負我們東夷的人,就算他們敢,屬下也不會讓他們動您一根寒毛的﹗」

 

 

遠行的盛大隊伍準備出發了,東夷的族長和族人哭著送著他們偉大的美麗公主,每個人心中盡是不捨,尤其是族長,他真的很不捨最寵愛的愛女殷氏,遠嫁去遙遠的異國,更何況還不確定新郎倌是誰呢﹗因為帝尊重的要公主到時再自己挑和親的對象,不過傳聞殷帝雖賢能卻十分好色-_-|||. . . . . .

想到這族長小聲的叮嚀風林 「風林啊﹗你可要好好保護殷氏啊﹗」  

風林知道族長的擔憂,他點了點頭回答道﹕「我會的。」

風林騎了馬,領著隊伍走在最前頭。一聲砲響,隊伍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殷氏在隊伍的正中央,她坐在一頂非密閉的轎子上,但轎子被輕柔的淡粉紅聯子蓋住,從外頭只能看見她的身影,轎子的裝飾非常漂亮,但並非華麗,而是簡單卻優雅好看,十分的令人賞心悅目,這轎子是殷氏自己親手佈置的。坐在轎中的殷氏,一貫她的喜好,打扮純樸簡單,但卻煞是好看,天生麗質難掩的她不染鉛華,因此她沒有化妝,不過卻更顯她的清新脫俗和高雅。

轎子的聯子是殷氏自己放下的,她不敢回頭看美麗的家園、和族人一眼,雖然她深知再也沒有機會再看一眼故人和故景………………

但她不能看﹗絕對不能看﹗因為…她現在恐懼的想逃避一切,再看那麼一眼,她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衝下轎子去的﹗

 

再見了,父王﹗再見了,族人們﹗再見了,故鄉﹗…………

殷氏強忍著在眼框中打轉的淚水,在心中一便又一便呢喃說著。

………………………………………………………………

「嘿~嘿~想不道人間這麼漂亮」

「所以我們這次偷溜出來真沒溜錯啊」

兩個打扮都十分怪異的人駕駛著奇怪的機器人[倉巾力士]翱翔在高空上。

兩個怪模怪樣的人都是金鰲的人泰天君和陳奇

陳奇﹕「嘿﹗你看下面有個浩浩蕩蕩的隊伍耶。」

泰天君﹕「是啊﹗看他們的打扮不是殷族的人」

陳奇﹕「注意看啦…﹗」

泰天君吼道﹕「什麼東西啊﹗」

陳奇﹕「吼唷~阿你眼睛是脫窗喔,那隻騎著馬走在最前面的豬是誰啊﹖」

泰天君﹕「是風林那個渾蛋﹗」

陳奇﹕「記的他和張桂芳做的好事嗎﹗」

陳奇﹕「好無聊唷~~」

泰天君﹕「你的意思是……」

「嘿~嘿~嘿~」[兩人共同發出會心奸笑]

陳奇把倉巾力士的方向一轉,90度的往下衝

泰天君﹕「好刺激唷」

正走入陡峭山路的隊伍,看到這個怪機器人向他們衝來不由的亂了手腳      「啊~~」俾女們不由得尖叫聲連連

風林﹕「別慌,快保護公主殿下﹗」風林語畢拔出了刀,衝向倉巾力士

風林大喊﹕「來者何許人也﹖」

倉巾力士快速降落,發生一聲巨響﹕「碰~~~~」

激起的狂風和飛沙讓眾人張不開眼

「哇哈~哈~哈~哈﹗風林好久不見」

「陳奇﹗泰天君﹗你們怎麼在這﹖」

「哼﹗上次贏了就跑回人間。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泰天君﹕「看來你在執行重要任務嗎﹗」

陳奇﹕「不搗蛋一下就太對不起你囉﹗」

風林﹕「你們別玩了﹗快回去金鰲﹗」

陳奇、泰天君﹕「那怎麼行呢﹗」

陳奇、泰天君說完就開始攻擊起隊伍﹗

「啊——救命﹗﹗」[慘叫聲不斷響起]

風林策馬向前擋住的陳奇和泰天君「你們到底要怎樣才肯罷手﹖我不想和你們動手﹗」

陳奇不理他悪狠很的就是一刀,風林側身閃過,心中不禁暗暗叫苦,陳奇還好解決,要是泰天君使出烈火陣,那肯定要全軍覆沒了﹗

更糟的事發生了……﹗﹗

陳奇的刀速掀起的風,不偏不倚的掀起了殷氏轎子的淡粉紅聯子,陳奇和泰天君看到了殷氏﹗﹗沒看到還好,看到了事情更嚴重了。

陳奇和泰天君都發出一聲讚嘆﹕「哇~~」

陳奇﹕「好漂亮的女人呀﹗」他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泰天君﹕「這個女的應該是風林的主子,如果…………」

風林﹕「你們想要做什麼﹖」

陳奇、泰天君一齊向殷氏奔去﹗

就當他們快要抓到殷氏時,卻突然湧出一群很像烏鴉的怪軍隊擋住了他們,並紛紛用嘴啄陳奇和泰天君。

陳奇﹕「媽啊﹗這什麼怪軍隊啊﹖」

一個年輕的將軍和一位老年的將軍,騎著馬來到殷氏身邊,他們跳下了馬對殷氏行禮齊聲道﹕「公主受驚了﹗」

年輕的將領﹕「臣李靖,奉殷王之命特來救駕」

老年武將﹕「臣蘇護,奉王之命特來救駕」

蘇護﹕「這裡交給臣,請公主殿下跟隨李將軍移駕到的安全地方,太師馬上會前來」

李靖﹕「公主殿下請上馬」

殷氏﹕「這……」

李靖會意,臉上不禁一陣赧紅﹕「蘇護大人這該怎麼辦啊﹖」

蘇護﹕「嗯呀﹗呃……」

蘇護也不禁覺得十分尷尬,這時他的坐騎輕輕動了一下,他才驀然想到﹕「啊~~對嘛﹗還有我的馬啊﹗」

蘇護恭維的問﹕「公主殿下,不知您是否會騎馬﹖」

殷氏愣了一下,勉為其難的說﹕「會點皮毛,但不是很精。」

蘇護立即跳下馬來,將馬讓給了殷氏

「李將軍,快快帶公主殿下移往安全的地方﹗我的烏鴉軍快撐不住了。」那群像烏鴉的軍隊被陳奇和泰天君打的連連敗退﹗只見風林一人獨撐大局。

李靖連忙引著殷氏往兌[西]方而走,但速度實在不怎麼快,由於殷氏並不諳於馬術,一路上因為無法完全駕馭馬兒,而走走停停,他們走的可是山路啊﹗李靖不禁為殷氏捏了好幾把冷汗。但很不巧的,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聲兇猛的虎嘯﹗殷氏所騎的馬兒聞聲受驚,像發瘋似的狂跳不已,但在狹窄崎嶇的山路上,這馬兒一跳便連人帯馬的往山谷而墬,殷氏立即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她沒有驚恐的發出尖叫,只是静静的閉上雙眼,在絕望的死亡邊緣上她沒感到恐懼,她反而想著﹕「我…要死了﹗也許…這對我言是好的,至少不必孤獨一人活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何況自己是意外身亡,料想王並不會為難父親的。」想到這,善良的殷氏不禁換了念頭,意外身亡啊﹗那在自己身邊的李將軍,必定會被攬上保護不周的無辜罪名,李將軍還年輕前途無限,卻會因為自己而被連累,李將軍跟自己素不相識,自己卻斷了他的一生,想到這她不禁充滿罪惡感和愧疚…………殷氏的思路就此打斷,她發覺自己的身軀並沒有往下墬,而懸在半空中,她訝異的張開她的翦水秋瞳,只見一雙溫暖而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右手,她的視線往上一掃,看見李靖正咬緊牙關緊抓住壁緣,但殷氏的身子又往下掉了一點,因為璧緣在滑動,幾塊石頭掉了下去。

殷氏﹕「把手放開吧﹗在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死的﹗﹗」

李靖費力的回答﹕「怎麼可能﹗於公於私我都不可能會放手的。」   殷氏﹕「放手吧﹗死對我而言比活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好。而你前途無量啊﹗」   李靖﹕「您在說什麼傻話啊﹖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應該放棄的﹗何況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一位絕色美女死在我眼前而棄之不顧呢﹗」他這番話雖然說得袒露,卻令殷氏改變了想法。李靖﹕「公主您等等,我馬上…」他忽然不語,只見他咬緊牙關,他的手在淌血﹗剛才他的手被驚慌的馬兒用力踏個正著,殷氏又向下滑落了一些。

殷氏哭道﹕「你放手吧﹗沒必要為了一個素不相似的人而賠上性命啊﹗」

李靖柔聲安慰道﹕「公主殿下,您別哭,屬下立刻拉您上去。」李靖使勁用力一躍,把自己和殷氏都拉了上去。

一脫離生死邊緣,李靖不由自主的發出一生慘叫,他立即托住自己的左手,殷氏擔心的握住了他的手問道﹕「你的手傷的很嚴重呢﹗你沒事吧﹖」殷氏立刻扯破袖口,細心的為李靖包紮傷口,李靖則是滿臉通紅,剛才為了救殷氏,他握過殷氏的手,而且現在他和殷氏的距離非常的近,更何況剛才自己對殷氏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殷氏和李靖只好同搭一匹馬,殷氏和李靖只好同搭一匹馬,兩個人都臉紅心跳,李靖實在快受不了,他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絕世美女當前,他怎麼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而殷氏則是羞赧得低下了頭,但,她卻不得不承認和李靖同乘一匹馬的感覺……很不錯……

在接近關卡時,李靖細心的下了馬,避免被人看到而影響了殷氏的風評,他牽著馬走進了關卡。

   一進到關卡殷氏便見到了名震四方的太師—聞仲,聞仲的壓迫感連殷氏也感到恐懼,難怪風林說泰天君和陳奇都給聞太師吼了回去,聞仲說王已在朝歌等待她的到來,王並誥飭文武百官、諸侯貴族移往朝歌,讓殷氏挑選自己的夫婿。

   殷氏聽到這,心裡有了個譜,她的芳心早已暗許決定了,她對自己會心一笑,她…………可能會選…………李靖吧﹗………………

 

              ~ END~

…………………………………………………………………

作者的廢話﹕哈~哈~哈﹗終於趕完囉^0^不知道小烏賊這篇拙作寫得如何﹖應該沒有傷到大的眼睛吧﹖p(^^)q

這是一篇為了家族活動而寫的文啦..........人物是有規定的.所以才會出現一些極為少見的人物而且這一篇變成小烏賊第一篇正常配對封神文哩^  ^

※對了﹗關於序幕和劇中的夷族,由於小烏賊資料並不多,內容描述有錯誤的話,還請多多包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