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中焰Ⅰ(霸王愛人同人小說)風龍X火龍

隆重的儀式,莊嚴的進行著,在一片黑鴉鴉的男人群中,白衣的嬌小女子顯得特別的顯眼,她的雙手環抱著一隻貓,呆呆的站在墓碑前。
「風龍,為什麼……沒看到火龍呢?」黑龍已經過世幾年了,每年的追悼會,龍王社的所有成員都會到場,為什麼今年火龍會沒來呢?一年不見,她有點想念火龍,也有一些想和他說。

風龍推了推眼鏡,不發一語的走了。
「水龍,怎麼回事啊?」看見風龍的舉動,來實更加的納悶。
「火龍……」水龍頓了頓,不知道該不該說。
「他啊,失蹤了,他留下一封信說不想繼續待在龍王社了,人就這麼不見了,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會這樣呢?」

 

「為什麼找了這麼久,還是找不到人!」風龍的話中藏著怒氣,他尖銳的目光掃到了地龍的身上。
「拜託,他是突然消失的耶,我們是在他離開的好幾天後才發現的,那幾天的時間他搞不好早就出國到龍王社勢力範圍以外的地方了。」對於風龍的怒意地龍似乎不以為意,臉上依舊掛著玩世不恭的欠扁笑容。
「我看啊,搞不好火龍是受不了你才走的喔!風˙龍˙老˙大,畢竟當初我們誓死效忠的是黑龍老大啊!」地龍唯恐天下不亂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不懷好意的看了風龍一眼,那眼神挑釁味十足。
「現在,我是龍王社的老大。」風龍冷冷的看著地龍。
「和之前黑龍的事件一樣,我拒絕參與任何追捕火龍的行動。火龍那小子還挺有趣的,我喜歡他。」地龍聳了聳肩。
「你又要用上次對待黑龍的做法,凍結火龍名下的一切吧!」旁邊沉默的已久的水龍開了口。
風龍冷笑了一聲,算是回答。
「火龍是個很開朗的人,他會走,一定是有原因的,風龍……你,是不是對火龍做了什麼?」水龍認真的說。
「沒有。你們不參與也沒差,我會把他給找出來的,壓榨背叛者,不讓他死也不讓他好過,是龍王社不變的規矩。」風龍丟下這句話,走了。

風龍摸了摸額,皺起了眉。
他一直不懂自己對來實是否真的有過所謂的愛情,曾經他以為是有的,但當他再看到來實時,他卻不能確定,為何現在他對來實一點感覺也沒有呢?

黑龍老大死了,如果他喜歡來實的話,現在他大可將來實佔為己有,但他卻沒有那樣的衝動……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他愛上了來實的話,那,那個時候黑龍老大帶著來實
退出黑社會他不願意他們兩個有幸福的時光是出自什麼動機?那種不是滋味的感覺是什麼?那個時候他回答火龍他要的是來實不是嗎!
火龍的話在他的耳邊響起……
「風龍……你完全錯了!」
那個時候火龍是這樣對他說的,當時他只是嗤之以鼻的冷笑。
火龍說他錯了,難道火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
不是他愛上了來實,那還能有什麼原因?他當時所作的一些事和心態說是對黑龍老大的忠誠根本不合理!
風龍有些氣惱了。
除了一片混亂的那種急躁,他更覺得有一種空虛感襲上了他。
也許那個沒大腦的地龍居然說對了,火龍是想要逃避他吧!……為什麼,自己要對他……作那樣的事?他對火龍的那種感覺,又是什麼?


參加完的黑龍的追悼會,來實回到了日本,不久便是夏日慶典的日子。

「姊姊,聽說今天夏日慶典負責作煙火的是外地來的漂亮大姊姊耶。」啟太和浩太黏了上來,說起聽到的八卦。
「喔!」
「快看!開始了!」
今年的煙火比以前的都還要的漂亮、特別,這不禁讓來實好奇起這位年輕的女煙火師傅,通常能做出漂亮又特別煙火的都是經驗老道的老師傅,她真是不簡單呢!
啟太和浩太興奮的先跑掉了,來實一個人慢慢逛著,街道上滿滿的都是人,到處都是嘻笑和小販的吆喝聲。
來實和一名女子擦肩而過,她不禁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那名女子的背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直覺的她喊出了一個名子:「火龍」她嚇了一跳,雖然那是火龍的感覺沒錯,但是那背影並不像啊!
出乎意料的,女子回了頭,她帶著一副墨鏡。
「來實!」女子的語調中帶著興奮。
「火龍,你……」來實拉著火龍的手,心中有一堆疑惑。
「這裡不方便說話,走!」火龍拉著來實離開人群。
火龍將來實帶到了一間位於山上的小屋。

「火龍你變好多,我都認不出來了,你燙了頭髮嗎?」
「沒有啦,那是辮子綁太久,放下來就捲捲的。」
火龍摘下了墨鏡,來實從頭到尾一直看著他。
總覺得……火龍變了……好像…稍微散發著嫵媚的氣息……以前的火龍雖然有一張女性的面孔,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很陽剛的,畢竟他是男的……
「火龍,這些是煙火嗎?」來實突然瞄到小屋內一箱箱的物體。
「是啊……」
「這麼說,今年的煙火是火龍做的囉!好棒喔!我從來不知道火龍會做煙火耶,真的很漂亮,而且樣式特別很有創意。」來實不可思議的看著火龍。
「謝謝,因為我的父親是煙火師傅,我小時後會幫忙他做煙火。」火龍靦腆的笑容似乎摻入了一絲哀傷。
「火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你會突然離開龍王社?」
「我……」火龍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別過了頭。
「我和風龍不和。」沉默了一會,火龍幽幽的說。
「是嗎!……啊!」
「怎麼了嗎?」
「我忘了啟太和浩太還在街上。」來實緊張的說。
「趕快去吧!」火龍微微一笑。
「火龍我等等再來找你。」
火龍拉住了來實的手,搖了搖頭。
「別來了,我現在是龍王社在追殺的人,我不希望看到妳有危險,而且我也要走了,畢竟我現在在逃亡,保重喔,來實!」火龍向來實揮揮手。
「你也要保重唷!」來實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但是她還是止住了,風龍和火龍之間到底是怎麼了呢?她回頭多看了火龍一眼,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呢?
最後她也向火龍揮了揮手。

火龍走出了小屋,看著滿天不停綻放的燦爛煙火,聽著隨風飄過來的歡笑聲和讚嘆聲。
「父親,你看到了嗎?讓人們歡喜的煙火……」火龍的眼睛蓄滿了淚水。
突然,他想起了那件事……

那天,他帶著要給風龍的文件來到風龍的公寓,他一打開門就愣住,風龍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滿地都是空的紹興酒瓶。
「風龍……」火龍叫了一聲,他有些不知所措。
風龍原本低下的頭猛然抬了起來,一雙俊魅深邃的眼睛盯著他,火龍下意識退了一步。
「陪我,一起喝吧!」風龍拿了一瓶丟給火龍。
火龍接了下來,猶豫了一下,他討厭酒,酒會勾起他不愉快的回憶。最後他還是開了瓶,勉強喝了幾口,酒讓他的身體熱了起來。
「我先回去了,那份資料記得要看,明天還要開會,別喝太多了。」火龍將資料放在了桌上,轉身離去。
猛然的,風龍拉住了他的手,他重心不穩的後傾,被風龍一把抱住。
「你幹麻……唔!」火龍正想開口斥責風龍,卻驚覺溼熱異物的入侵,他獃住了,風龍在做什麼啊?越來越激烈的吻讓他回過了神,他掙扎著,風龍抓住了他的雙手,抵在牆上。
風龍的眼睛就像是整個看穿他一般,那樣露骨、熾熱,他別過臉,身子微微顫抖著。他好討厭好害怕那樣的眼神,回憶裡,許多陌生醜陋的臉孔,掛著的正是那種目光。

「你把我……當作了什麼!」火龍的聲音顫抖著,他用受了傷的眼神看著風龍。
拜託……請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他……你和那些人是不一樣的……

風龍沒有回答。
那晚,風龍強行侵犯了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