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神同人小說---分歧的道路(飛聞)

孤獨

我從未感覺如此

直到那扇門被打開後

我才了解

什麼

是孤獨

 

 

 

 

孤獨

那又如何

我不會對任何人敞開心胸的

我只相信我自己

而且我只為了我的信念而戰

 

 

 

 

 

 

 

 

 

 

 

 

 

 

 

 

 

 

 

 

「聞秘書您還好吧?這個…..是妲己小姐那邊送過來的……這個月社長的帳單。」張奎不禁嘆了一口氣。

 

 

 

 

「那個狐狸精!」聞仲恨恨的看著那張帳單,有一股衝動想把它撕爛粉碎。看著單上的天額數字,公司現在就已經入不敷出了,那裡還付的出這麼一大筆錢呢?

 

 

 

 

「我沒其他的事要報告了,先出去囉。」張奎退出了聞仲的辦公室,輕輕關上了門,透過小小的玻璃窗,張奎望了聞仲一眼,又嘆了一口氣,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聞秘書真是辛苦啊!自從新任社長遇到妲己後,公司的狀況就越來越糟了,新社長完全不管公司,整天混在妲己小姐的酒店……唉~難怪副社會看不下去辭職了,我也好想辭職喔!只是留聞秘書一個人太可憐了……他是那麼努力想挽救頹敗的公司……算了,我還是努力工作吧。

 

 

 

 

張奎打打自己的雙頰,很有衝勁的回到自己的崗位。

 

 

 

 

 

 

 

 

寬廣的辦公室,坐著一名身型魁梧的男人,明顯的鬍渣,和隨意披散的黃色頭髮,非常的不修邊幅,充滿著野性的氣息。

 

 

 

 

男人一手托著剛毅的臉,望著螢幕失了神,想著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公司的。

 

 

 

 

當初他毅然決然離開了殷,來到了這個規模不大的小公司,年老的社長給了他和跳槽前一樣的職位……沒想到年老的社長逝世後短短幾年的時間,這間公司居然越登上企業界的龍頭,這世上的事真的是很無常啊!就像原本一起努力的好友,現今卻成了對立的敵人……。

 

 

 

 

「這麼快就要和你對上了,我……真的能夠與你為敵嗎?為什麼你要那樣的執著……。」男人黯然的呢喃著。

 

 

 

 

辦公室的門微微一震,有人輕敲著門。

 

 

 

 

 

 

 

 

「進來。」男人努力把紊亂的思緒收回,集中精神。

 

 

 

 

「飛虎,今天是和殷會談的日子,車子在外面等了。」

 

 

 

 

「太公望是你啊!為什麼你會來我的辦公室,只為了和我說這件事?」

 

 

 

 

「什麼叫是我?你是準備好了沒?」太公望沒好氣的說。

 

 

 

 

「你是社長的特別秘書,為什麼是你來和我報告啊?」飛虎不解的望著太公望。

 

 

 

 

「副社還真是健忘,您的秘書今天請假啊!」

 

 

 

 

「喔!我想起來了。我沒什麼好準備的啊?」

 

 

 

 

「你說過……你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與舊人為敵……。我可以請別人去,這樣於公於私都比較好。」

 

 

 

 

「恩……」雖然他知道結果會如何,但他想去,他想見那個人,就算會鬧的很不愉快,但他真的好想見那個人。

 

 

 

 

「你真的可以嗎?」太公望的眼裡充滿擔憂。和飛虎是老朋友了,正是因為了解所以更擔心。

 

 

 

 

「逃避不是辦法,總有一天會正面槓上的。雖然我知道不可能,但,我想見他。 」飛虎嘆了一口氣。

 

 

 

 

「你不可能說服他的!聞仲有夠固執的。」想到上次和聞仲的正面衝突,太公望不自覺提高了分貝,那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經驗。

 

 

 

 

「你辦起事來和私底下的樣子完全不一樣。」飛虎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公私要分明啊!」說完太公望就轉身離去了。

 

 

 

 

「公私分明啊……我能嗎?」飛虎低聲自語。

 

 

 

 

 

 

 

 

 

 

 

 

他是見到了聞仲,在包廂裡,只有他們面對面坐著。

 

 

 

 

飛虎淡淡看著眼前的舊友,聞仲沒什麼改變,唯一改變的是他的眼神-----聞仲看他的眼神好冷酷,不再帶著任何情感。

 

 

 

 

「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談的,殷跟西岐這兩個死對頭根本不可能合作。」聞仲冷冷的說。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死守著這樣的一個公司?」飛虎直視著聞仲。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這個叛徒來管。」聞仲避開了飛虎的目光,聲音依舊冰冷。

 

 

 

 

「殷的許多分公司做的是黑心貨,整個內部也腐敗嚴重,又和不少官員幫派勾結,這樣的殷值得你這個人才如此執著嗎?」飛虎的眼中充滿著不解。

 

 

 

 

「只要有我在,我不會讓殷倒下去的,這只是暫時性的,殷很快就會恢復以往的。」聞仲對上飛虎的眼神,隨後起身,似乎不想再多談。

 

 

 

 

「但你只能治標無法治本,你終究職權有限。」

 

 

 

 

聞仲沒有回答,他轉身離去。飛虎拉住了聞仲的一隻手,聞仲卻不肯回頭。

 

 

 

 

「醒醒吧!你和我的殷已經不存在了……已經不存在了。」

 

 

 

 

「住口!不要隨便碰我。」聞仲狠狠甩開飛虎的手。

 

 

 

 

「是,自從你離開後,就只剩我的殷了。你打算用過去的故事來動搖我的心吧?你太天真了。」聞仲冷笑著。

 

 

 

 

「你……」飛虎為之氣結,聞仲真是個固執的大笨蛋。

 

 

 

 

「我已經不會再對任何人敞開我的心胸了!現在的我心中只有殷!只要是為了殷什麼事我都做!」

 

 

 

 

「我……真的很想狠狠揍你一拳,看可不可以把你揍醒。」飛虎已經陷入暴怒中。

 

 

 

聞仲只是用冷傲的神情望著他。

 

 

 

「你變了……為了殷你已經不擇手段了嗎?你幹的那些好事我都知道了。我覺得好空虛啊!聞仲……以前的你真的都不見了嗎?」飛虎激動的拉起聞仲的衣領。

 

 

 

「我沒有必要和你這個背叛者在這裡浪費時間!你根本沒有阻止我的權力。放開我!」飛虎的力氣比他大,又比他高,他根本擺脫不了他。忽然,他感到一陣暈眩,意識漸漸離去,眼前的影像好模糊好模糊,最後只剩下一片黑暗。

 

 

 

 

 

 

 

 

 

以前的我雖然孤獨,但從不覺得痛苦。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才真正了解到這份孤獨與寂寞……那是因為遇見了飛虎,飛虎奪走了我的孤獨,給了我另一個不同的東西。

 

 

 

當我努力的要將殷回復到以往的水準,我卻感覺不到一絲喜悅,空虛和寂寞將我擠壓的好渺小。

 

 

 

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我想要恢復的不是殷……而是過去那個有飛虎在的殷……我一直相信我能恢復這失去的過去……。

 

 

 

一切都已經太晚了,我們已走在分歧的路上,一條無法回頭的路。

 

 

 

 

 

 

 

 

 

睜開眼,陽光好刺眼,這裡---------不是飛虎的房間嗎!聞仲一驚想從床上下來,卻發現全身好無力,他好熱頭好昏。

 

 

 

「啊!你醒了,笨蛋別動,你發高燒了。」飛虎剛好進來,一把將聞仲押回床上。

 

 

 

「拿去,感冒藥吃下去,休息個幾天,很快就好了。」飛虎遞給聞仲一杯水和幾顆藥丸。

 

 

 

聞仲看了飛虎一會,終究還是乖乖吃下了藥。

 

 

 

「我們……一起退出殷和西岐的爭鬥吧!」飛虎突然這樣說。聞仲愕然的抬起頭看著他。

 

 

 

「我們離開這個繁華的都市,找一間鄉下的小公司一起努力……我很懷念以前一起奮鬥的日子。殷的社長再那樣下去,殷被併吞掉是遲早的事了,公司的根基早已動搖,恐怕連員工的薪水都有問題了吧?」

 

 

 

聞仲一臉漠然,沉默不語,兩個人就這樣靜了許久。

 

 

 

「去毫好嗎?那是殷一開始的駐點。」

 

 

 

 

 

 

 

 

 

他想重新來過,因為他看見一條不同的道路……。

 

 

 

 

 

 

他靜靜躺著休息,一隻冰涼的手放在他熾熱的額上。

 

 

 

「重頭開始吧!我們再一起創造另一個殷。」在快進入睡眠中,他依稀聽到飛虎的低語,微微一笑。

 --------------------------------------------------------------------------------------------------------------------

看過封神演義的人,一定會對其中一些對話感到很熟悉吧!會寫這篇同人小說是重看封神17集的悸動和一幅有趣的日本同人漫,同人漫作者把封神71話被十天君困住的聞仲,所說的話想成了一位女性秘書,只有短短一面,但十分有趣。於是我寫出了這篇文。  

 

 

對話中摻雜了很多17集飛虎和聞仲的對話,本來我是想完全照著自己的想法寫啦,但後來決定加入原著的對話,因為真的很棒。  

 

 

喜歡封神這麼多年,現在剩下的只有無奈和無力,因此最近我迷上聞仲,我佩服他,因為他真的好有勇氣,堅持自己的理想,哪怕是與眾人為敵……我佩服他,因為我沒辦法任受孤獨的一個人奮鬥。但他好傻,真的很傻,所以我對於原著的遺憾選擇以重新開始作為結局。

  

有興趣的人到我的相簿去回憶聞仲的一些畫面吧^人^

 

 

 現在的我,覺得很孤獨,往日的朋友大都放棄了封神,站一個接著一個關了,我只能懷念著同在一起的日子,回憶著過去一起奮鬥的日子……

  

曾經我感到憤怒,現在卻覺得那樣的想法是如此幼稚,世上沒有永遠的事,對一個東西的迷戀終有結束的一天……

  

現在的我又是為了什麼而那麼執著於封神…… 

 

 只剩責任的迷戀,好累……   

縱然那份悸動依舊,那份熱誠與動力早已不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