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寒燈

關於部落格
某烏賊的倉庫

請小心踩到腐物地雷

自從有了鮮網專欄就很少在更新了

要找我在鮮網比較容易找到人啊XD
  • 94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小說----等待(卡伊)

刻滿名子的慰靈碑,靜靜的矗立著。

一位褐髮的少年輕柔的在碑前放了一束花,是一束白蘭菊,潔白的花瓣搭著中間普魯士藍的圓圈花蕊,圈外連接花瓣之處是呈放射狀的一層紫羅蘭色,明顯的白藍對比,使的花十分漂亮。

 

 

少年抱膝呆坐在碑前許久,他一動也不動,只是凝視著碑上的一角落,映在他焦赭瞳上的,是兩個名子,兩個他所熟悉的名子。然後,他哭了,無法克制的淚水從眼框流出,滑過鼻間一道明顯的長疤。

 

 

腳步聲驚動了他,他急忙擦掉淚痕和淚水,轉頭往聲音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了一個銀髮的少年。

 

 

又是他!每次他來都會遇到這個人,但他們從來不曾交談過,只是各自盯著碑出了神。銀髮少年斜帶著護額,遮住了他的左眼,深藍色的口罩也遮住了大半的臉。銀髮少年總是不露出任何表情,連看著碑時也是,但他深邃的黑瞳是那那樣虛渺。

 

 

他知道銀髮少年的名子-----卡卡西,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子時,他不禁莞爾,怎麼有人的名子跟稻草人同音啊?果然名子怪人也是怪胎,5歲就從忍者學校畢業了!更恐怖的是6歲就升級當中忍了!對他來講這真的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他知道自己跟卡卡西是不會有交集的,自己是那樣平庸,連忍者學校都還沒畢業……是自卑心的作祟吧,他從來不敢開口和卡卡西說話。

 

 

 

 

 

 

 

 

伊魯卡呆坐在卡卡西家門前發著呆,想著小時候的事,想著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交集,到轉變到現在的這種關係。

 

 

想到這,他不禁苦笑,這種關係……讓他很痛苦。

 

 

卡卡西總是不在,他很忙有很多任務,自己能做的就只有在木葉等著他。伊魯卡討厭這樣的自己,自己是那樣的弱小,不論他多麼努力他還是只能到達這樣的程度,他還是那樣的無能為力。他喜歡他的工作、他的學生,但他討厭他永遠只能在這裡擔心,他想跟在卡卡西的身邊,想和他一起並肩作戰。

但他知道那是永遠都不可能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執行S級的任務的,他這麼弱一定一下就被殺死,甚至會成為同伴的絆腳石。所以他只能等待,等著短暫的相聚。

 

 

他討厭等待,時間像是瞬間被拉長,久的不像話。

 

 

卡卡西回來了,他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卡卡西說,有好多的問題想問他,他想知道卡卡西好不好、有沒有受傷……但卡卡西什麼也沒和他說,只是像個野獸般瘋狂的掠奪了他的身子一整晚。然後隔天很早就又出去了。

 

 

卡卡西一起身伊魯卡就醒了,伊魯卡緩緩撐起身子,看著卡卡西離去。

 

 

他的身體還殘留著愛人熾熱的溫度,但他的心卻是那樣的冰冷。他拿起床邊的一個娃娃,輕柔的撫摸著。娃娃是稻草人的形狀,是伊魯卡在路邊撿到的,雖然伊魯卡仔細的清洗和縫補過,但還是顯的十分的老舊。

 

 

「你當初一定是一個光彩奪目的娃娃吧!放在漂亮的櫥窗櫃上……只是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得到的就不會再被珍惜了,隨著時間的過去,你的主人漸漸對你失去了興趣,你也不再耀眼,又新又漂亮的娃娃取代了你,於是你被遺棄了……」伊魯卡對著娃娃用憂傷的語調喃喃自語。

 

 

 

 

 

 

他泡在他最愛的溫泉裡,希望紓解他俱疲的身心。

 

 

對卡卡西而言自己是否只是一個抒發慾望的工具,他們之間似乎只有他的一廂情願,卡卡西從未給過承諾,也未曾說過對自己的感覺,他永遠都在猜測著卡卡西的心意,但從卡卡西漠然的黑瞳中,他什麼也猜不著。他好不安,他不知道卡卡西是不是根本對他沒有感情……

 

 

他已沒有了勇氣和動力,他想忘掉卡卡西和那份情感。他又哭了,但他努力抹去眼淚,告訴自己不要再為那個男人傷心,從這刻起,他要放下。

 

 

 

 

 

 

夜深了,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倏然的敲門聲驚動了他。

 

 

「這麼晚了會是什誰啊?」伊魯卡納悶的開了門。

 

 

「我出任務回來了。」卡卡西笑著迎上了伊魯卡錯愕的臉。

 

 

伊魯卡回神想關上門,卡卡西早他一步抵住了門。

 

 

「你怎麼了?」卡卡西注視著他。

 

 

伊魯卡微微開了口卻又合起,他抿了抿脣,似乎欲言又止。

 

 

「我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如果你只是想要肉體的慾望,請你去找別人,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我的情感不是你能玩弄的。」伊魯卡最後還是開了口,他的話帶著濃濃的哭音。

 

 

卡卡西先是一陣錯愕,隨即他將伊魯卡擁入懷中。

 

 

「傻瓜,我也不是隨便的人,我只能和自己喜歡的人發生關係。」

 

 

卡卡西說完開始親吻伊魯卡。

 

 

 

 

伊魯卡覺得自己快被慾望的火焰吞噬,只能任身上的男人玩弄,將他捲入瘋狂的漩渦中。

 

 

激情後他累的昏昏沉睡,他依稀感覺的到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摟著自己,他無奈的睜開疲憊的眼,卡卡西對他一笑。.

 

 

 

 

「你看,這是禮物,稻草人這隻給你,海豚這隻我自己留著。」伊魯卡看著那隻稻草人,是用珠子串成的,十分的精緻可愛。

 

 

「但是稻草人和海豚是不同世界的兩個生物,永遠也碰不著面。」伊魯卡高舉著稻草人,凝視著說。

 

 

「不管如何,他們就是碰在一起了。」卡卡西舉起了海豚和稻草人並在一起。

 

 

「而且失去海豚的話,稻草人會很傷心的。因為知道有你在木葉等我,我才會害怕死亡,才有強烈的生存意志,支持我去面對沒有明天的戰場。」

 

 

努力撐著眼皮聽完卡卡西的話,伊魯卡笑了,然後累的睡著了,帶著微笑入睡。

 

 

 

 

 

 

他已有了等待的勇氣,因為他和卡卡西是兩顆對等的心,他願意靜靜的等待,因為他知道卡卡西也和他一樣難熬。

 

 

 

 

「也許有很多的阻礙矇蔽了雙眼,卻矇蔽不了我的心,因為我總能聽到海豚清澈的聲音,指引我走出那血腥罪惡的戰場,只有我能聽到,那聲音就在我心中。走過殺戮的路,我心依舊,因為你那顆純潔的心讓我不再迷失……」看著伊魯卡熟睡的臉,卡卡西呢喃著。

 

 

☆〜☆〜☆〜☆☆〜☆〜☆〜☆☆〜☆〜☆〜☆☆〜☆〜☆〜☆

 

 

作者廢言:真的是好久沒寫同人小說了.終於有了封神以外的同人小說了(笑)真是的今天沒辦法去參加台中的文月祭(泣)只能躲在家裡打文。

 

 

最近超愛卡伊這個配對>\<最喜歡伊魯卡了(心)不管別人怎麼批評我就是喜歡他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